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书青

长得像是歌词就尽量装作它是歌词好了,脑内装作有配上曲子然后就有了挤完陈年老牙膏的动力【醒醒
半是某类型写多了反反复复那几个角色那点子事写着累,半是在脑补我流卷毛师徒组,结果成了东拼西凑四不像。
 

投入几分算是认真
近到几寸可以拥吻
灯光太炽曝花剧本
忘掉对面什么情分

如何演
演过欢声演过离恨
所有发生共未发生
曲起曲终熟烂听闻
怎么还剩心悸刺人

还能笑说分手快乐
何必问谁不舍更多
多得几转尾奏安稳
稳稳旋到预定旅程

过去未来如何区分
今夕何夕瞬息重温
何需再问谁曾魔怔
如果前路有你挑灯

桃非桃

唐家君子善纵梁,弄潮风流借众长。
东楼钗头卸明珠,西厢腰畔取翡翠。
南街指间留金环,北巷腕上脱玛瑙。
凿切熔磨重相整,市中流贩客如云。
项下金翠争芳日,失佩补钗仓皇时。
如云来往皆欢喜,岂谓风流只一人。

某处的胡汉三从lo封禁潮里回来了……早几天看到那个官方说明的话就试试不删哪篇直接申请解封了。虽然想过换个下家算了,这年头哪家又能好到哪里去【惆怅烟

如果以后这个眼熟的开头再次出现在你的首页,说明这篇增加了lo敏感词测试功能的玩意又或其他哪篇因为踩了不知道哪的雷GG了在读档重来。

原本作为开头的行人退散预警

↓ 

咸鱼期整理思路,也许会变成混圈数年目睹之怪现状……是不可能的,因为预定要槽的范围比这远了去了,并非黑泥的东西也会有混吧。以下是负能量预警缓冲带↓

私货百分百,纯个人地盘的个人一吐为快,不带tag也懒得设个人可见,不知道是不是浏览器版本的问题,每次设了之后再想在网页版...

刷文的各种

不定期刷新的过去时或者进行时读后感堆放地,要是每次都每个作者/每部作品单开一篇的话刷屏也太频繁了

目前只打算罗列原创小说,以后会不会有漫画或者同人分类混进去呢还是分别另外单占一篇算了……

倒序堆放↓

 

临渊

这部写的时候跟绿林七宗罪不少设定是通用吧,财神联盟好像在后者也曾一笔带过,更不用说唐门的设定了,暗宗总是被亲友坑得最厉害……

看到焚舟逝中段时被吓一跳,没有发生奇迹,良心和妹子的命只能取其一,小六十那个丧啊……也感觉比【】的丧合理多了就是。同时状况也是真离谱到糊弄侦探主角和读者们的程度了……结果结尾更让人想丧(?)。后来看到小叶子玩脱时一点不惊讶,因为虽然刑场混战前...

以前填的同人作者二十题

微博上看到的同人作者二十题,题目提供者ID:青山为雪

 

 

1、最初促使你创作的动力是什么?

有想写出来的东西这么说够简明么【喂 觉得某脑洞有趣就想具现化咯

2、如今让你继续创作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让带场景那类鸡血飙得更好拾回(?)点,不然光用火星文一样的语法吼“这个好萌萌萌萌萌”好谜啊

3、在创作过程中,最令你感到愉快的事情?

以前码的资料没白看/生硬的地方找到了修改的办法/顺畅地完成从设想到成品的转换

4、会在创作中产生负面情绪吗?来源是什么?

会,觉得半成品太渣/鸡血没了想弃坑,又或觉得这样写的话XX会不会显得太渣还是彻底推翻或者弃了比...

欲雨微阴雾岑岑,木兰千枝作琼灯。
呢喃莺歌问潜笋,招摇弱柳动碧魂。
李白桃粉初妆成,波间栏外照频仍。
犹见黄梅春中老,莫道霜风不催人。

不知道写啥好结果反而冗长的标题

KY黑泥写手自省物。理智蒸发的期间黑泥把本来的HC之心和填坑的心力都给费了,槽不吐伐开心,可槽完也没更开心,且黑泥化石沉积得不是地方,过几年还沉渣泛起。懂的人自然秒懂,没懂的话……庆幸闪避了一场漫长的精神污染吧。

为自嘲掐架行为改词还标原词牌的话可能会被辛弃疾打死。原词写得很潇洒的,不要被我改出来的挫物误导了啊,就是很出名的“我见青山多妩媚”那首。

 

 

黑月引潮,仆尝置赋些许。一日,消息频传,惊怒慨然竞来相问。意掐架欲援例者,遂改数语,庶几仿佛昔死火山无复肥土之灰产而多排瘴气之意云。

  甚矣吾衰矣。怅平生、脑洞零落,只今平几。起头空排三千字,一弃此间万事。问...

刷大风刮过的各种

新开一篇读后感

大致按读的顺序来,也不一定,不定时刷新……大概。 

剧透大量注意。

 

桃花债

会读这个是在微博页面右边一长溜的亚洲新书还是好书榜上看到,想起之前听说这本被抄过抄的人还大红大紫就顺手点过去看了——别说什么谁借谁的人气的话,归根结底还不是原作的精彩辗转挣来的口碑——然后觉得烂好人攻苦不堪言地扮坏蛋的反派视角还蛮有趣的嘛。虽然反套路也是种套路,这本看到后来倒没那种“看吧看吧结果还是变成这样了吧”的蛇尾感。不知不觉就一晚上一次性看完了,别问我第二天眼圈有多黑,我看得有多high~【唱了起来

再然后重刷了一遍,这才惊觉名作不愧是名作,结构文风什么的都好厉...

蜘蛛

硬盘考古的出土物,实际写出来都是5年前的事情了,那时真是好年轻(X)


  孤独的蜘蛛在檐角结网。有多久,只有自己和网……
  午后的阳光下酣眠,只有灰尘飘飞而过。
  久久地只有风扯破丝线,它吃掉它们,再吐出新的。

  这里没有镜子……它看不见自己。
  蜘蛛只见过撞上来的蝴蝶,理所当然地当它是同类。
  虽然它没有翅膀。
  风中传来诗人咏叹爱情的辞章……
  腹中仅余饥饿,蜘蛛爬向挣扎的蝴蝶。

  “原来,爱情就是吞噬的快感……”
  蜘蛛对着殉难者美丽的尸体,有些悲哀,有些释然。
  日复一日,残骸和残丝一起,跌落在灰尘中。

  有一天它望见同类,意识到爱情是独立...

以前在微博放过,潦草却也懒得再修改的白绿papa,蝴蝶(?)有参照度娘

虽然直觉敏锐却在奇妙的地方欠缺常识的白绿超可爱~尾巴看上去也很肥美~一说到这个就想生火上烤架了呢~【住脑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