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某处的胡汉三从lo封禁潮里回来了……早几天看到那个官方说明的话就试试不删哪篇直接申请解封了。虽然想过换个下家算了,这年头哪家又能好到哪里去【惆怅烟

如果以后这个眼熟的开头再次出现在你的首页,说明这篇增加了lo敏感词测试功能的玩意又或其他哪篇因为踩了不知道哪的雷GG了在读档重来。

原本作为开头的行人退散预警

↓ 

咸鱼期整理思路,也许会变成混圈数年目睹之怪现状……是不可能的,因为预定要槽的范围比这远了去了,并非黑泥的东西也会有混吧。以下是负能量预警缓冲带↓

私货百分百,纯个人地盘的个人一吐为快,不带tag也懒得设个人可见,不知道是不是浏览器版本的问题,每次设了之后再想在网页版修改时就悲摧了。可惜lo没有具体圈/群可见或者关注可评论又或关闭推荐,但为树洞不求讨论不当代表不作呼吁不想扩散,就酱。

正能量缺席,想到哪儿说到哪儿的啰啰嗦嗦流水账汇总,以后有类似吐槽也不会另开新篇占地方污染首页的视觉。混杂各种话题各种起因,具体实例都打码,各自码厚看心情。随时编辑,没有贯彻首尾的中心思想。

 

 

 

 

 

 

 

 

 

 

 

 

 

 

 

Tag学

首页刷到tag学内容的次数其实不多,至少跟刷到tag学anti的差不离,现在时而论我还算关注的角色/cp/作品作者都没热到能掐那种事的程度,稍微热的呢因为变得总能刷到就只是认真看看图了。

见过拿p站和ljj作比较说现在lo的tag学已经疯魔的例子,这俩地方都偶尔逛逛不过也没熟到了解生态的地步——但以lo被诟病不便找粮已久的搜索功能,参考隔壁随便吐槽句明星就有大批粉杀过来的风险的微博,不由就觉得这搜索功能其实是方便lo主们畅所欲言的,而tag洁癖者也不过就是换了个地头和称呼的关键词卫道士。

发出一篇就热心地期待“同好”来讨论、扩散,心态好比刚往向往的杂志社投了稿的人当然有,不如说要是粉圈混久了,看别人这么做自然而然就觉得还不是想蹭热度求交流咋的(…)。但注册Lo帐号、进行tag搜索、在上面发布文章和图片、甚至包括带Tag发布内容在内的,都远不止想着“X圈是我家我要繁荣它”、“喜欢XX的都快来看”,以“混XX圈”这种目的来活跃的Lo主。

即使彼此不巧共用了一个tag。

即使彼此共用的tag指向的不巧还是同样的人事物。

想来也是神奇,一个人注册了一个网易轻博客帐号,看了个剧/书/动漫画,又或玩了个游戏,于是回家打开电脑登上帐号,写篇读后感/二次创作,然后打上自己谈论对象的tag,发布并退出。并且这个人看这作品和发感慨的时间还不短,于是断断续续地相关博文一条又一条,有时看到多了几颗红心几只蓝手,有时搜搜tag看看有没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有时也在谈论对象相关的评论区和人聊几句。然后某一天Ta登录博客看到自己突然多了成串的消息提醒,某个或某几个不认识的头像告诉Ta说,身在某圈就该守某圈的规矩,这里不合礼仪尽快改改,那里不得体招了掐也是自找不能抱怨。Ta看着刷新几次却还在继续蹦出新提醒的消息栏,脸上不由露出___________。

这里姑且理解为,Tag学服务的,是“不想看到期待之外的内容”的订阅/搜索者,用以限制想避免被前者掐的lo主。

然而说相关度呢,我见过不止一次首页还是订阅里有人带彻底无关的tag发布求扩散的内容,开头大半是“蹭tag抱歉”,也没注意到哪条被追掐过;说“这个tag被我家承包了”呢,好几个喜欢的角色/cp名搜tag会出来一堆茶叶运动鞋工作室或其他作品相关的人除了微笑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说会打tag搜tag的都是其粉呢,不知道玩的究竟是哪个次元的lo——路人群体虽然透明也是活的啊不要随便代表它。

而对lo主们来说Tag的作用除了能让随便一瞅多半连小红心也懒得一点的陌生人检索到,以博客来说更重要的、方便自己日后分类归档这一点,只想省事地搜想要的粮,认为别人为此费事是理所当然礼仪必需的洁癖款伸手党大概觉得不值一哂吧?又或是“单个洁癖看客翻过的tag文绝对比单个lo主写过的tag文多,lo主妥协绝对比看客妥协省的事更多”?啊,真是好有道理,可是挨个拉黑上门掐的礼仪学家对lo主们来说肯定也比这款妥协爽感多呀。

私以为tag也就是标签,标注的只是相关,是正相关还是负相关就两说了——不过如今各粉圈似乎是默认只能正相关的嚯,激进点的干脆cp文只能标cp不好标角色了?那么搜一搜元那个首和东那个首相条岂不是就能直接捕获一网子战那个犯粉了,不晓得另外少数(?)写了对标签不良评价的lo主有没有被真爱粉追掐。什么?不可以拿别圈事情套粉圈混淆概念?原来tag标同就等于自动入粉圈哦,误会误会,事后说明还来得及吧,原本就不是每个人都打算把更私博这种事当成交圈费好入贵籍的说。

比方A:私博相当于一间独栋住宅,而tag是房间的窗户,对屋主来说方便采光/分类归档,对路人来说给其路过时闲瞟一眼装修或者干脆顺着爬进屋主家客厅/蹭粮找相关留出了可能性。装修时就纯出于懒或者懒得让无关闲人围观的屋主会拉上窗帘宁可采光差一点/省略tag减少陌生人搭话几率,窗户朝向再偏僻也一星半点被视窥的意外都不想有的干脆就门窗皆不留/自己可见了。

不晓得在路上不小心多看了别人家窗户一眼从此就坚持不懈对着窗户喇叭扩音要求改陈设拉窗帘或者干脆堵窗户是哪里来的礼仪学自信。固然屋主可以换特种玻璃或者从此窗帘尽拉只开室内灯专门装紫外线灯代替自然光消毒埋设管道装空调代替自然空气流通,室内又没在开车,路上走的这位也不是自认某观意义上的未成年,反而耐力肌力持久力惊人并无心疾史,瓷也不是这个碰法好吗。

明知路上来来往往全是各种观稳健且审美统一感性丰富容易受伤反击偶尔化身战斗机的群体,为什么还要自找没趣?窗户的存在意义不就是让街上的路人往里瞅然后窗里窗外的寂寞可以相互排解吗,不是24小时招呼路人来勾搭,修房子时要窗户干什么。室内布置明明那么辣眼还要开个窗户,当然是专为恶心路人了,被兴冲冲沿街勾搭却败了兴致的路人顺着窗户入室殴打也理所当然——把各种词汇代换回tag学用语就是很眼熟的理论了。

指责别人为什么居然留了窗户不封起来,几年几十年的采光和路人的一眼比起来明明一目了然地轻如鸿毛时,礼仪学家们究竟是对自己的一眼判定了怎样的价值啊【 

比方B:樱桃上市了,某土狗精打细算掏钱买了袋价格不上不下质量也不上不下的,回家洗洗吃了,觉得没咋熟有点酸虫子也过秤不少且它们吃得更多,打算得真不精细钱花得真不值不如拿去买草莓,于是发篇博文顺手打个樱桃的tag,想了想又前置预警说影响食欲喜欢樱桃的慎点,关电脑下楼买草莓去了。夏去秋来冬来春来夏又来,某次登录账户时常年摆设的消息栏突然苏醒。

请不要这样使用tag删了它可以吗,爱吃樱桃的人看了会不好受。没咋熟有点酸虫子多算什么,没熟就被摘并不是樱桃想的,虫子多也不是樱桃的错。樱桃哪酸了,那么多红得发黑甜得让人想螺旋飞升的樱桃你是不肯吃还是味觉障碍,就算真的有点点酸又怎么了,那可是恰当可爱的青春酸。知道我好好搜着樱桃tag时突然看到这个前置预警有多愤怒吗?不知道会搜tag的都是樱桃粉吗?你这篇哪里“尽量客观描述了一次不愉快的吃樱桃的经历”?明明字里行间全是主观恶意谁信你这味障曾经努力客观过!

没有爱,是尝不到樱桃那足以让人哭喊着樱桃桑俺嫁所有刷樱桃桑的都是我的情敌说樱桃桑不好的都【消音】的甜美的,土狗ABC眼里樱桃和奥黛丽赫本和蚂蚱和甘油和鱼骨头之间并没有谁更值得热爱维护敬畏,而搜樱桃的tag刷樱桃的tag的也不都是樱桃真爱粉丝,可能是被廉价樱桃酸了牙可能是路过菜市看到樱桃上市可能是想知道传说中的樱桃市场评价如何可能是写篇原创文里面有个叫做樱桃这么美味的名字却各方面惹人厌的反派boss。当然如果真爱粉见一个异类就上去掐直到某一天真的还记得存在这个tag且愿意搜索/使用它的都只剩自己和情敌准情敌,恭喜圈地阶段结束,tag纯洁性终于实至名归。

看过某篇因不举具体例子却带了一堆大热tag而在评论区被掐到飞起的tag学anti lo文后就觉得,里面提到的圈地运动真是个好概括。只不过狂热到洁癖的型眼里全世界=自家一亩三分地,哪里有自己在圈地的自觉?用了我圈词就是我圈地该归我圈管不是。为萌者讳使用代替词也不是没风险,不留神撞了他圈黑话的话性质更恶劣,毕竟知不知情有没恶意不是说的人而是捂胸口悲愤反击的人说了算数。

真诚地有点想建议各圈战斗机去向各大社交媒体运营方申请圈内各敏感学名和昵称的使用专利,只有向圈管申请认证通过后的帐号能照旧使用,为减少水军和黑混入定期交籍费,想求交流蹭粮时定点搜索清单上的那些名词就行,圈籍明确真·一勾搭一个准,其他帐号使用清单词时自动显示成×××,那几个字只有自己和好友可见,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从此和谐友爱世界清净拉动GDP……是不可能的,大概要催生一波截图告密友情翻船和对号入座被害妄想,以及不同圈子的敏感词专利争夺战粉黑无间道推动籍费上涨政啊不入籍献金流动不明乱象吧,不晓得运营商会不会暗搓搓给僵尸号籍费打折呢。

虽说沉默的才是大多数,但对饭店来说会哭的孩子……不对能砸场的主儿才是大爷啊,沉默的大多数不被后者代表才是人间奇谭。复数狂热粉掌握话语权的地头从来都是往魔境发展,并且魔境住人们有心算无心地攻城掠地驱逐异类修长城建理想国从来不稀奇。Lo不是第一个这样的地头,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无道义,不感情

比较近是看到某处的一句台词,“你不能为了你所谓的爱_______”。打码横线处可填充上各种槽事,狗血泛滥的年代里这并不需要多少想象力。

嗯,所谓的爱啊。没有站得住脚的道义作佐证,都没有办法证明自己了呢。话说回来,如果是真爱的话,就能了吗?

小爱和大义对立这种戏剧冲突也不新鲜了,爱江山不爱美人什么的,也没见钱财、尊严、名声、梦想、安稳之类的其他能够出来挑战一下前者的位置,只有生命可堪一战,虽然如今真正意义上能和后者战个痛的只有另一形态的正义。

而大义是个多孤绝的东西啊,不到信徒为之把其他所有都舍弃的时候,同样无从证明自己。别的若是输给了它,至少被因之舍弃的人只要拍拍胸口说做决定的人是为了大义,就能安慰自己并不是被做决定的人轻视了呢,好似中间多了个天平,被认真称量过的自己也就虽败犹荣——反过来的话,可就做不到这样了。

大义和其他人欲(虽然看似对立,义也不过是人欲之一)不同的是,它本身的含义就是建立在比较上的价值肯定——相对其他选项更有价值。更,有价值。因此它的脆弱就在于,必须以肯定或否定其他来自证存在,如果在心之天平的称量中成了被舍弃的一方,哪怕只是在这一个小小的舞台上、一次小小的评估里,也因为被否定了价值,连充当借口的作用也不复存在。

不过值得用牺牲来证明的,无论是爱还是义,都被看得很重要了吧?每次见这俩元素在一部作品里东西风互攻,时而互斥你死我活,时而相吸要拉对方来作自己存在合理性的佐证,都有种在看养蛊最后步骤,直播相爱相杀的错觉。

但不如说,无论那一坛子里最终炼出的蛊王是哪一个,过程本身都是对外面那口坛子,也就是牺牲本身的崇拜——举个fate的例子吧,七八九甚至更多种类的英灵再加上他们的御主,每队看上去都好能打的样子,不过铁打的圣杯流水的英灵,最后坐庄的,只是个连句台词也没有的存在。所谓胜者,与其说是赢得了它,不如说是赢得了最终活着站在它面前的机会。

也是真的,对智力皆有限的凡夫来说,铁打的只有牺牲,别的都是流水吧。两全或者更多的全需要勇气、智慧、运气……很多很多,简直人力或者说己力不可及,需要博弈论派上用场的绝境里,只有牺牲这一个砝码是绝无可能被忽视的。

那么多爱欲和大义互斥的局面,不过是人在牺牲面前的无能为力。

……啊,扯远了。小标题摆着呢,本来只是想说这年头的感情非要扯大义来自证存在合理是什么风气哦,那么干并不比用牺牲江山啊人命啊前途啊来证明更不槽啊。

感情这玩意啊,存在了就是存在了,虽然可能被第一二三者误认,但硬要用其他价值判断花样证伪也太谜了。它在自己的领域之外可能强力到撼动星球,也可能虚弱得不值一提,但这和它本身的强烈程度,并没有必然的关联——可作推导的公式也不是不能有,但准确度恐怕不会高过天气预报。

而反过来说,是否符合(自定义)大义,跟是否符合人情,同样也没什么关系。从一开始,无论为之牺牲了其他的什么,也不能否定自身是存在价值的——至于那价值在实践中是否如预期地令施行者满意或者旁人如何看待,可就冷暖自知了。

用道义筑心堤制止自己某种感情泛滥成灾是做得到的,潜移默化下从胚胎形成而非摇篮阶段(…)就防止弊大于利的感情产生也并非不可能。但对着别人吼你居然产生blabla这种感情还表达它出来简直人间失格,不违法乱纪那是底线啊实践中起码得符合广大路人如我的喜好吧,所以你为什么还不速速blabla……人类AI计划虽尚遥远,巴甫洛夫的狗这种程度倒是一定范围地有效没错。

 

小pink之争

连符号用法变化也算上的话,网络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时间,和爆炸式的词义变迁现象的时间重合率大概挺高的,二次词义革命没准就是河蟹需求了咳咳。要按中小学语文考试的标准,不乱用词语这一点上失分最少的群体,也许只有部分严肃官微了。  

如果是语言专业的人来看没准会很有意思,当然更可能他们中的谁已经总结过了我不知道而已……太阳底下无新事,新论点同理。小pink案例和之前之后相比比较明显的特点有:引申义vs引申义,先发者传播范围被后发者反超;词义分歧的原点能清晰到具体人事场合的掐架事件,引申义带有意识那个形态色彩;引申义A指代对象的相关者反应迅速积极正名。

 

首先,词义变化的前提是有个公认原定义存在,词典上查不到,起码也要众所周知到一定程度。如“翔”、“圣母”、“白莲花”,去查词典或者问语文老师,得到的答案恐怕不会是网络上广为使用的那种。

就算是稍微中性的“菊花”,如果不是专为了它的引申义使用,恐怕也会在选择措辞时下意识地回避一下——万一别人误会了呢?糟心了呢?那样的万一看上去真不是什么美好的错误。这就是原意为引申义所干扰而绕道的例子,当然只要中文没纯从网络语言里学,词典和语文老师仍然坚不可摧,使用引申义的同时人们还是很清楚其真正公认的原意为何。

而小pink相形之下就有点微妙了:圈子之外的人,不通过科普,并不清楚引申义A已经被谁注册了——不通过词典或者工商局又或哪里的说明书的注册,一眼瞄过也许会疑惑下为什么粉红前面要加个小,即使知道小清新是一种清新,小幸福是一种幸福,望文生义的结果不外一种颜色——还会想是否哪个色号被命名为这个了?

不过说A是引申义似乎也有点微妙,除了某论坛相关者还有哪个群体认领过,以AB之外的含义使用吗?但此前它也不是个学名的样子,微妙。

而事到如今引申义AB各自的使用范围……不努力科普的话,这个名词被完全抢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A相关者是在努力想通过科普反超回来没错,加油噢【

拿tag使用举例,朱词曾经指顾朱页X冷词锋,然而这是个时泪作品的冷门cp,当然说冷吧也有那么多人坚持刷十年八年那么久了。突然有一天一部大热作出来个叫朱词的争议角色,一夜之间就霸了屏,一群人打口水仗说朱词真是个S13他的粉也都S13/朱词那么无私伟大的人说他不好的才都S13,原·朱词粉的心情如何呢,在大热作作者轻描淡写说“我命名这个角色,是有天看到几个S13在刷这个tag,觉得拿来命名角色也不错”之后?

被污名化不好受?那换成顾冷、页锋之类其他tag嘛。作者那么说了之后也被骂S13了但才不要放弃用了十年的tag?真的是这几天才开始吗?没关系其他朱词粉在和你们一起掐回去。再说真正掐得热火朝天是我们作品圈的事,跟你们其实没什么关系啊——天真无邪地这样安慰的话,结果可能不会很天真无邪吧。对了,天真无邪也是个引申义流传的词噢,火药味没那么浓就是了。

 

然后,从掐架中来到意识那个形态中去的引申义B的诞生,时间还并没有隔多远,当年捋袖子上的人们如今大概也还通过微博在各种刷刷刷吧。小pink的词义分歧的原点在此,其后的使用常见于各种火药味浓重的场合也不奇怪。

 

最后,引申义A,或者应该说是含义A相关者的积极正名——也许这才是让小pink区别于绿茶和圣母的最关键的一点。

说起利益相关呢,教徒和茶叶及花卉产业相关者也不该比同刷一个论坛的更迟钝才对吧,圣母、绿茶和白莲花的零零星星“正名”中体现的联系紧密度和群体行动力为啥就让路人感觉差了那么多呢……管中窥豹,觉得前俩的引申用法不好的还在首页见过,白莲花就真没见谁替白色Nelumbo  SP.的用法不高兴过;说这是污名化呢,兴高采烈自称小pink或者慈爱赞许(…)地称他人小pink的例子貌似都是存在的,挺胸抬头说我知道你们说的圣母和白莲花和绿茶是什么意思我就是那个啊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又有多少?

因为圣母和绿茶白莲花不会投高能射线下来或者在池塘上茶杯里合成毒素,而小pink无论词义A相关者还是词义B指代者,都不缺社交媒体活跃用户。觉得不对头不开心就怼回去,也不需要开个从业者会议商讨商讨公关策略(虽然宗教系和植物系的几个大概也不会把时间花在会议桌扯皮上)。

都知道此绿茶非彼绿茶此圣母非彼圣母,而会为此小pink非彼小pink而不爽的,也不是需要科普的对象了。而即使看到科普也继续使用的,出于对词义A相关者的恶评或者字面的粉红-红的一种-红又指啥大家都懂,哪边比较多呢?

别说污名不污名了,误解引发不快理所当然,但对不相干的人来说,误解绿茶和误解小pink究竟区别何在?白莲花的词义变化和小pink的词义变化有什么事态严重不严重之分?用圣母怼人和用小pink怼人究竟区别何在?为什么小pink就不能引申开来指代其他?

 

修改一段广为流传的短诗吧,虽然这看上去不是个恶搞的好对象,以后能不能找到原意不那么严肃的其他代替物呢↓

当他们说着圣母嘲笑泛滥无担当的同情心,

我保持沉默;

我不信教。

当他们说着白莲花蔑视装无辜耍心机,

我继续沉默;

我没当花农。

当他们说着绿茶谴责假清纯玩弄感情,

我无需抗议;

我没那么维护茶文化。

当他们说着菊花心照不宣地微笑,

我一同微笑;

我不是陶渊明。

当他们说着小pink互相开火殃及池鱼,

谁觉得有必要替我说话?

 

 

 

2017-07-09
评论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