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时差

*白兰+小正,平行世界


“哎呀?虽然觉得气候会变化,但十年后的今天,樱花还是开得这样繁盛啊……”

入江正一从第一眼就判断出眼前的环境和之前的时间旅行的终点的差异。

也许和选取的时间点有关吧……之前的每一次,使用十年后火箭炮都是到了国外,从建筑到人们穿着的风格就能轻易判断出场所,身边也不缺可以抓来问路的路人甲;更重要的是,每次都必定撞到某个人的身上(…)。最可疑的是,明明每次都是到达不同的世界,为什么那个人总是表现得比上次见到的更熟稔?

……啊啊,他说他见过自己。那么就算触类旁通举一反三吧,用得着每次都重温吗?

很多小说都有这么个场面:某人被亦亲亦仇的谁KO了,断气前总要热泪盈眶地抓着人家的手说“如果能不是那样认识你就好了”,微笑,咽气,全文完……不好意思一般这个场景是为人气配角设的所以完的只是章节才对。身为一个技术宅对此类小说阅读量约等于零的入江正一总是想抱头吼出那些被坑爹的读者们无数次被骗走眼泪直到麻木的感想:有点新意好吗?!

他的咆哮大概是被上天听见了。瞧,新意来了。

室外,山间,繁樱,春雨。

对早已习惯身边乍现金发碧眼的少年来说有如爱丽丝梦游平安京。

还是该感叹运气不错没遇上豪雨不然准得淋成落汤鸡,即将来临的夏天的明丽和狂暴已经若隐若现。

不过,难道就这么一个人傻站满五分钟?

入江正一转过头,刚好是能俯瞰整个并盛的位置。

虽说是十年后的“整个”,目力所及倒是能依稀辨出自家所在的街区。而丝丝缕缕的雨不知何时大了起来,那所谓依稀从一开始就只是个大致的方向,而想要确认的未来,早已迷失在雨雾中。

 

头顶忽然一暗,入江正一茫然地抬起头。

“哎呀呀,小正你还是这么冒失。就算是小雨,淋久了也是要感冒的哟。”

遮蔽了头顶大片天光和雨丝的是一把黑色的伞,伞下另一人语气如记忆中那般盈满笑意。

“不好意思,谢谢你……”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就省略掉不必要的寒暄好了。打定主意一次问个明白,少年又开口,“那个……请问,为什么你会记得我?我们是朋友吗?”

心知这问得语无伦次,出口便不安起来。

撑伞的人愣了愣,眼角狐狸般的笑意黯淡了一下:“终于意识到我的能力了,不愧是小正……嗯,‘你’以前带我来过这里的,不过这次……是惊喜。”

对方虽然说着惊喜,语气却不那么快乐,反而有了凝重的意思。鼻尖萦绕着不属于这个草长莺飞的季节的冷冽花香,似乎在提醒着某个不详的可能……入江正一疑惑地摇了摇头,问出了另一个问题:“先生,您好像很喜欢白色?”

不知是否因为异于常人的发色,青年的衣物总少不了大片雪浸似的白,这一次却是一身相反的黑色,连手中的伞也不例外。

“是啊,小正你还老拿这个开我的玩笑……真是不懂白色的魅力,花和棉花糖也是。”

虽然是抱怨的话,语气却很温柔。关系很好的朋友吧。

“话说回来,以后也许不能常常见到……这样的你了呢。”

青年又开口,目光仿佛投向了不可见的某处。

“诶……为什么?”

疑惑着的入江正一被脚边毫无预兆地升腾而起的烟雾包围,青年却见怪不怪似的注视着这一幕,自始至终没有移开视线。

 

烟尘散尽,白兰·杰索转过身,独自向樱花掩映的山路深处走去。

粉白的花瓣不抵雨水的重量而纷纷坠落。

独自远行,避开所有人抵达的目的地就在前方。自己的迟到,对方的早到,也能促成一次意外的邂逅,哪怕短过一树花落尽的时间。

“就算再折返过来也没有可能了吧,在这个世上遇见,总是冒冒失失的另一个你。”

没有听众的絮语融化在雨中。

 

    Fin


2014-04-13
评论
热度(4)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