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层眠

      “阿笑……阿笑!别睡了,天要黑了哦!”

      这是……靠在桌上睡着了?天黑了有什么关系,明天又没有工作,何况自己……已经不需要再顾及谁的生物钟了啊。

 

      “会感冒的哟?真是的,又不是在自己家里,快点起来啦……我刚刚已经结了帐,可以走了吗?”熟悉的声音混杂了意义不明的碎碎念,在耳边一如既往地呱噪不停。

      不是在自己家,那么是特刑的办公室或者车上?结账,不对……

 

      御子柴笑太猛然睁开眼睛,撑着桌直起身来。

      怎么回事?好多人……这里是……?

      “阿——笑!说了一起出来吃饭还有逛街的呀!听说附近开了家很有趣的宠物店……”

 

      啊,没错。难得两人都休假,今天是一起出门的。视线移动到面前只残留了少许食用油的餐盘,笑太发现自己怎么也想不起刚刚消灭的到底是什么食物。粗略扫上一眼满桌遗留的杯盘,大概能推测出这是顿多么丰盛的晚餐。希望钱包不会出血太严重才好。不过就算刚刚自己没有睡着,也一定会被对方说着“身为前辈付账是理所当然的”抢先吧。

      无视试图从胃部的饱足感和餐厅的目测档位估算这顿晚餐的视觉和账单全景的笑太的努力,莲井珠绪已经说着“走啦走啦”先行一步。笑太不禁为自己刚刚没来由的小家子气失笑,虽然有时看起来孩子气,同居人在生活方面的节俭和精打细算其实无可挑剔。

 

      “珠,现在过得习惯吗?”他快步跟上去,开口想说些什么,出乎意料的问题却脱口而出。

      “嗯?当然了,为什么这么问?”并肩而行的青年转过脸来,面上是不加掩饰的疑惑。还是这样什么都挂在脸上啊,真像是长不大的孩子。笑太想揉揉珠绪的脑袋,却又觉得伸不出手去。

 

      所有孩子都该长大,希望他们永远天真好哄不过是大人的自私。

 

      “哦,那就好。”笑太微微别开脸,不想直视那样率直的目光。

      明明得到了令人安心的答案,可现在这心酸的感觉又是从何而来。

 

 

      下一秒,某人泪眼汪汪地揪住了他的衣角。

      “呜……阿笑!今天真的只是去看看而已,我知道我们工作都很忙所以不养宠物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要赶我走啦——”要是被阿笑说“这么想养宠物就带着你的它出去住”怎么办嘛!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看到你的脑内小剧场了哟,话说你怀里抱的那团(?)不明生物到底是啥,“只要不是特别费事的动物的话,没关系的。”

 

      无论特刑还是警察,都是压力比较大的工作,想要养宠物求治愈也不是难以理解的事情。说起来,兔子能不能算在“好养”的范围里呢?

 

      “真的吗阿笑?真的可以在家里养宠物吗?”不料珠绪的手不但没有收回去,反而抓得更紧,那张泪眼朦胧的脸也凑得更近,就差直接把脸上的东西都往他衣服上糊了。

      “珠,拜托你冷静点,周围的人都往这边看呢……”哭笑不得的笑太伸出一只手按住珠绪的额头以防他真的糊上来,每到这种时候就会忍不住怀疑到底谁才是前辈啊,“当然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除了这四年来如履薄冰地隐瞒着的唯一的那件事,我怎么会骗你。

 

      “阿笑最好了——”

      “喂!”

      努力失败,珠绪欢呼着扑了上来。笑太拍着他的背,边报复似的想道,反正最后洗衣服的还不是你这个始作俑者,到时候可不要来找我抱怨哟。

 

 

      得到了养宠物许可的珠绪兴致高涨,拉着笑太的手健步如飞。

      华灯初上,周围行人依旧川流不息,只是主体不再是西装笔挺神色匆匆的上班族,气氛闲散而舒适,让人觉得心里一片安静。

 

      难得在晚上和认识的人一起心情轻松地出门呢,笑太默默想道,特刑的工作可不是数着小时来的,赶夜班是常有的事。就算能够早早回家,多半也已经累得没什么心情到处去溜达。

      虽然常常被职业性地敏感的珠绪怀疑,不过他自己其实也根本半斤八两,平时一般不会对工作有什么实质性的干扰——虽然“一般”就意味着偶尔也会有让自己连带着第一部队甚至整个部门应急模式全开的时候。

      不是没有被劝过“既然如此,何不向对方彻底解释清楚”,但是又能怎么解释呢。

 

      笑太很清楚,能够与珠绪重逢是第一次侥幸,至今平安无事是第二次,他不敢去赌还有说出一切还能被原谅的第三次。

      所以,为勉强维持现状而做了所能做的这一切,也根本不算什么。

 

      世上总有什么人让你愿意向所有神明祈祷,愿意为之放弃真正的自己,哪怕卑微进尘埃,也不能收回凝望的目光。那样小心翼翼,只因你的世界在某一日被对方不自知地照亮。

 

      就这样吧,现在还不行,如果再多一些时间,事情就可以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吧?

      这样的希望,在一次次看到珠绪不遗余力地表现出的对特刑的厌恶时,一点一点沉到心底。

      变成奢望。

 

 

      扯了扯笑太的袖子,珠绪用另一只手指向前方。

      “快要到了!呐,阿笑,那里那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的行人越来越少,虽然路灯还是一样明亮,缺少人类生气的街景还是让人有些毛骨悚然……有如鬼域。

      ……本应如此想的。

      可是珠绪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异样,反而因目的地已经近在眼前而雀跃,以他的敏感度而言这是无法想象的事情。或者他一早就知道这里的偏僻,还是让人们没有出门的原因?

 

      如果以前的一切都是戏剧布景,那么笑太就是唯一不入戏的演员;而假设这只是一场诡梦,珠绪微笑着的侧脸又未免太过真实。

      那么,戏剧或者诡梦的终场应该是在什么地方进行?

      笑太从来懒得为了一场电影或者电视剧耗费心神,真正的幸福或者杀机都掩藏在更加完美的布景中,那布景的名字是——现实。

 

      顺着珠绪所指的方向看去,有暖色的灯光远远地洒在路面上。外面没有招牌,看上去店面不大,估计能够供客人挑选的宠物品种和数量都不会很多,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声名远扬的样子。笑太压下满腔疑惑,跟在珠绪后面走近店门。

      “唔啊啊啊——”

      旁边的巷口突然传出悲鸣,好像是成年男子的声音,伴随着重物落地的闷响。珠绪愣了一下,马上拔腿向声源处跑去。

      “喂!珠,等等!”

 

      笑太无奈地跟了上去,同时小心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只是普通地出门,警察手册也好手枪手铐也好,珠绪应该什么都没带上才对,赤手空拳地面对可能的凶徒,未免太吃亏了。

 

 

      没有监视器或者灯光,在这样的晚上,是完全的视觉死角。巷中光线昏暗,乍一撞进来,几米开外就只能看出人的整体轮廓。难以置信如此窄小的暗影之外,此刻的街道也是一派繁华,似乎所有黑暗都无所遁形。

      有时候只要稍微拐个弯或者多走上几步,便能让人怀疑自己已经身处另一个世界。

      如果没有听到那些声音,这个夜晚本应平和地结束吧?

 

      前方出现一个一动不动地站立着,低头凝视着地面的人影,趴伏在其视线中的是……人?

      “喂!这是怎么回事?你是什么人?”

      珠绪向站立的人影怒吼道,笑太则蹲下身开始查看倒在地上的另一人的状况。

 

      “我才想问这是怎么回事呢,追着吉助跑过来,刚好看见这个人倒在地上,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人这么责问。请问你们是警察吗?这个人是否应该送去医院呢?”

      听声音是个年轻人,身形纤瘦,话中带点奇怪的口音,语气平和。近看就能发现在他怀里发出“呜呜”声的……似乎是只小狗?很难想象这么个人刚刚向人施暴,“吉助”伤人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倒在地上的男人一直在发抖,呼吸声沉重却均匀,比起受到攻击更像是跑得脱力才不慎摔倒。

 

      “……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大概只是不小心摔到了,”笑太说出自己的初步判断,“请问,可以自己站起来吗?”说着一边谨慎地伸出一只手,向倒在地上的人问道。

      稍稍靠近就能闻到某种类似发酵的酸味从此人身上散发出来,不知道是有多少天没有洗过澡了。老实说,比起旁边的年轻人,怎么看都是这个人更加可疑。

 

      “朱美……”

      没有顺应人们的期待,男人维持着窘迫的姿势,只有微不可闻的啜泣和含糊不清的话语从口中漏出。

      “你说什么?”

      “……为什么还没有回来,朱美,明明……那个错误已经……那些错误,再也不会……”

 

      男人慢慢仰起脸来,表情与其说是疲惫,更接近的是……绝望。

      珠绪忽然瞪大眼睛,伸手想要把笑太拉开。

 

 

      “不用管那个人说什么也没关系,还有,建议你们离他远一点。”

 

      抑扬顿挫,优美却缺乏感情的声音从巷子另一端传来,还有从容不迫,复数的脚步声。除了仍然赖在地上的男人,所有人的目光都循声而去。

      在这暗巷里停留了几分钟之后,他们的眼睛渐渐已经能够适应过于微弱的光线,也足以分辨出三位来人身上的特刑制服和……站得最近那人手中,正对着这边的枪口!

 

      “果然……是特刑!”

      笑太已经认出来的是第三部队的成员,离远一点,是指这个男人是他们负责的死刑犯?珠绪说“果然”,就是说他已经知道前因后果了吗?

 

      “视网膜一致。”男人被香我美元亲抓着肩膀拉起身来,即使这个时候他也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死刑犯简谷衣郎是吧?在处刑之前,还有什么想说的遗言吗?……算了,想也知道会说些什么,”上条璃宫很厌烦似的摇了摇头,“去见你的朱美吧。”

      “喂——”

 

      在珠绪的吼声和“吉助”的呜咽声中,子弹洞穿了男人的额头。年轻人松开捂住小狗双眼和耳朵的手,轻轻摸着它的头,珠绪则维持着惊怒的表情,对行刑者瞠目而视。

      “有什么不满的吗?警官先生,是叫莲井没错吧,”上条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将注意力转向珠绪,“你的名字,就算在特刑中也相当响亮呢。简谷的案件调查中没有任何疑点,在确认事实之后也通过完善的法律程序决定由我们全权进行‘最终处理’,请问你以什么立场对我们的处刑表示异议?”

      珠绪紧握着拳头没有出声,但是笑太能感觉到他在微微颤抖。

 

      对黑濑提醒“此地不宜久留”的声音听而不闻,上条一副铁了心要跟闻名已久的“特刑之敌”杠上的样子,维持着和珠绪对峙的姿态,向其抛出最后一枚重磅炸弹:“如果你不顾没有搜查许可的现实,硬要主张‘逮捕犯人’是自己的领域,我们也无所谓。只是,能不能在他杀掉那些和女儿的事故无关的无辜人之前,不靠运气阻止他呢?”

      “呜……”

      看着无言以对的珠绪,上条嘴角浮起志得意满的笑意,转身欲走。

 

      “……这么坚持特刑只是理所当然地处决犯人的话,五年前的事情又作何解释呢?”

      施施然准备离开的第三部队队长身后,珠绪的声音低低响起。

 

      “珠!”笑太顿时冒起冷汗,珠绪的挫败感到底是强到了什么地步?这个问题……是特刑与警视厅之间,或者说整个东都的禁忌!

      身为警视却抢先挑起争端,甚至把话题导向不可控的边缘,如果对方执意追究……珠绪会完全失去作为刑警的未来!

 

      那边,上条已经无视队员们的劝阻停下脚步,他回过头直视巷中,好整以暇地回应道:

      “上任之前的事情恕我不便回答,不过如果莲井先生实在记不起来,回家再去找找当年特刑正式的官方声明如何呢?”

      甩下这么句话,第三部队终于完全离开了他们的视线。捕捉到上条最后转开脸之前向自己丢来的嫌弃的眼神后,笑太终于松了口气。不过看当事人的样子,好像完全没有领情的意思。

 

 

      听完前面的对话,迷雾中的落魄男人的事件,已经在笑太的脑海中明晰起来。

      “朱美”大概是简谷死于事故的女儿,他没能从这件事的打击中走出来,还不知怎的形成了“朱美的死是那些人的错,抹杀掉那些‘错误’她就能回来了”的逻辑。虽然不清楚详情,可是连无关的人都被卷进来……只能说他已经头脑不清了。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是个追逐幻梦的人哟。”

      先前一言不发的年轻人大概是有同样的结论,开口吟唱起和歌来,调子萧瑟,语气感慨。如果清寿在场想必很乐意跟他多聊聊,这个时代爱好古典艺术的人多半都有着知音难求的遗憾。但是此刻笑太只是被这番话中某个贴切的形容词打动,完全没有在意他那一瞬的诗人或者老禅师气质。

 

      匪夷所思的逻辑,不知节制的行动,那个男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坠入噩梦中的呢?

      按照梦里的规则,不管做什么都是无济于事的。可是如果醒来也只能面对更深的噩梦,又该怎么办呢?

 

 

      “你好像非常镇静啊,就算开始特刑把枪口向着这边的时候也面不改色呢。”

      珠绪突然开口,不同于先前的激昂,是十分平和的语气。笑太心里一突,有点不敢转过身去看他的表情,刚刚自己的表现太反常了吗,还是和上条的眼神交流被发现了?

 

      “那是当然的啊?我们只是倒霉撞见犯人的路人甲守法市民,有害怕的必要吗?”

 

      带着疑惑的明朗嗓音冲淡了糟糕的气氛,笑太和珠绪不约而同地“啊”了一声,当然前者是在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原本表情凝重的珠绪被年轻人弄得有些哭笑不得:“……可是,突然遇到这种事情,真的完全没有害怕吗?刚刚那个是危险的犯人耶?”

 

      “但是,只是有惊无险不是吗?”年轻人举起小狗,“再说,吉助会保护我的!”

      小狗的汪汪声里,笑太和珠绪只觉得头顶有成群的小乌鸦飞过。

      如果不是它,你根本不会被卷进这件事的吧?这家伙如果不是故意装傻,得是天真无邪到了什么程度啊?

 

      “其实,我是最近才来东都做生意的,来之前朋友都劝我说,这里有可怕的罪犯当街乱窜,警察无法完全逮捕,其中很多人必须由特刑不分场合地处决,好像鬼影栋栋的人间地狱呢……”

      喂!好不容易气氛才轻松起来,拜托你别说了啊!珠的脑袋都耸拉下去了,好像还有乌云笼罩……不过话说回来,不分场合是什么意思啊?笑太恨不得伸手捂住年轻人的嘴,这家伙懂不懂什么叫察言观色啊?

 

      年轻人完全没有感受到他的愿望,仍旧口若悬河。

      “不过实际看到之后就觉得完全没有关系呀,因为警察和特刑都这么努力地工作,治安一定会越来越好吧!那个,嗯,警视先生?今后也拜托你们了,请继续努力维护东都的和平哦!”说着,还自来熟地要和珠绪握手。

      “嗯……”珠绪一脸消沉地回握,看来还没有从刚刚的打击中恢复。

 

      就在笑太想着怎么安慰珠绪的时候,年轻人不知趣的笑脸插到了两人之间:“那么,你的梦,醒过来了吗?”

 

 

      笑太一惊,眼前的一切顿时暗了下去。他恍然地眨眼,灯光里有人在对着自己说些什么。

 

      “笑太君,醒过来了吗?我们已经结了帐,可以自己起来吗?”

      清寿把手撑在桌上,俯身直视着他的脸。

      没错,这次才是真的醒过来了。也许是酒精的关系,脑袋还有些混沌。

 

      搬家的事情早已处理完毕,今天是自己抓住久违的闲暇拉朋友们一起出来喝酒的。至于珠绪……

      “是追逐幻梦的人哟。”

       言犹在耳,笑太默默伸出一只手捂住脸,无声苦笑。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呢?事到如今……珠绪怎么还会那样拉着自己说笑同行,脸上的孩子气也该收敛得很好才对。

      一切都那么不自然,而自己居然在短暂而微不可察的动摇之后全盘接受……不自然是理所当然的啊,因为那是被无法实现的愿望扭曲的梦境。

 

      毫无缘由的失落,记不起内容的晚餐,似曾相识其实却全然不同的街道,无人的夜景,迟迟不到的撤收班……还有珠绪的失态。甚至连时间感也完全抛到了脑后,只隐隐觉得还早,一切都还来得及。

      好像只要那个人还在身边微笑,什么都来得及。

      啊啊,够了。

      自我厌恶像是反反复复退不尽的海潮,笑太一边反省着少有的软弱,心底已经记不清面孔的年轻人咏唱的和歌不断回响。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真讽刺,不是吗?

 

      “笑太君,没事吧?你的脸色很差哦?”

      松开手,清寿和羽沙希正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

 

      “嗯……什么都没有。”

 

      End

      

      

 

 

      ↓以下是恶搞的原文注释时间,请在至少3分钟后再看

 

       “呜……阿笑!今天真的只是去看看而已,我知道我们工作都很忙所以不养宠物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要赶我走啦——”要是被阿笑说“这么想养宠物就带着你的它出去住”怎么办嘛!   

      某L:没关系啦,珠绪你可以回答说“可是我更想养的是你!”

 

      ……捕捉到上条最后转开脸之前向自己丢来的嫌弃的眼神后,笑太终于松了口气。

      某L:傲娇队长Good job!笑太对你的好感度增加了哦!(虽然是在梦里)

      上条(扭头):……谁管他的好感度是多少啊。

      某L:那是,人家早八百年就已经被你和你家的玛瑙萌倒了嘛唔……(被黑濑和香我美捂住嘴拖走)

 

      对黑濑提醒“此地不宜久留”的声音听而不闻,上条一副铁了心要跟闻名已久的“特刑之敌”杠上的样子,维持着和珠绪对峙的姿态……

      某L:其实,某人只是在享受俯视他人的感觉而已……毕竟周围的大家相对海拔都不低呀(茶)。当然,也不能排除这货当时心里想的其实是“原来还有站在总队长旁边时压力比我还大的人啊”的可能哦!

      珠绪&璃宫:……喂!= =+

 

 

      后记

      能够在12年暑假收假前写完这玩意,最大的动力是加入同好论坛这件事。资源和日语水平一样匮乏又不甘纯粹当伸手党的某……就只好靠手里的笔杆子丰衣足食咯。

      说来“梦”是个能让各种正常条件下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的奇妙环境,因此也是喜欢恶搞的原作者和爱YY的读者们的至宝(……= =),就像10卷限定的Drama那样。不过一般这种“梦”都是在改动少许前提后,基本稳定符合逻辑,比起我们平时真正的梦的颠三倒四更像平行世界设定呢。因为这样的反差,不由就想写写充满“破绽”的梦了。(其实是顺带掩盖你的不严密吧= =)

      故事中的“和歌”出自国内某小说,据广大考据党所言原产地是没有这么一句的。故事里它第一次被吟唱时,龙王明知自己的兄弟和战友早已化为枯骨,仍为将他从炼金矩阵的束缚中解脱出来而几乎挤干自己的血;第二次被吟唱时,男孩紧紧拥抱从半空跌落的女孩好像拥抱整个世界,却被他的女孩在怀里刺穿胸口。

      不到梦醒的那一刻,如何能停止追逐幻影的脚步呢?就算醒来了,他或她还是在你心里某个角落静静微笑啊,你不再徒劳地迈动双腿,却也再不知道能向哪个方向伸出挽留的手。

      ……当然,比起上面那些真不可挽回的,笑太你自己一定不要忘了蛰伏待机!要相信NA大婶虽然后妈了点,还是不吝于给主CP们一个HE的(误)

      当年写的时候只看到第九卷,所以也许会有bug也说不定?


评论
热度(3)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