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焚琴遗调

仍然旧文。《烈火焚琴》重刷了很多遍,是至今看过后想写同人的文中篇幅最短的一个。

写法参照九州志绘系列的那几篇比如一生之盟↓



       看着那熟悉的帖子递来时我真想掉头就走,从前我也接过这样的东西,没有拒绝的权力,那时我总会忍不住去想他会不会也正这样无可奈何地这样受命去杀全不相识或相交莫逆的人,虽然明知道他应该过得很好。所以其实我很高兴不用跟他面对面,我不希望他变成像我一样的刀手或者帖子上的一个名字。但是现在,这帖子是从他手里传来的,他曾经那么讨厌看到那些帖子的。
——叶焚琴

       他终于还是来了,那个倾中原武林七年之力搜寻和绞杀而不得的诗妖剑鬼还是来到我面前了。浓儿说得没错,天下之大,我们只有跟和自己相似到血里的人待在一起才能安心,可是七年了,是不是阿冷不死,他就还要躲在外面,宁可独自去面对那些刀枪剑戟也不愿来寻求我这个老友的帮助?以前我们在塞北的风沙中席地而坐,哪怕手边的刀还滴着血,还能毫无顾忌地一起痛醉,现在纵使身边卫士成群,我却也再不敢在他面前露出丝毫破绽。
——尚轩

       他看不透我的眼睛了吧,我自己也不能,就像好不容易得来冬风酿又能安安静静地一个人坐在北风里喝时却再也掉不下泪来。七年前他和阿冷是最了解我的人,现在他却猜不出一开始我就是来杀他的了么?他说我是条缚不住的狂龙,可为何如今想缚住我的人却是他?
——叶焚琴


【历史】

       南京兵部尚书尚轩于金陵遇刺身亡,杀手不知去向。朝廷念其旧功,追封太子少保魏国公。因其诗文曰:“饮马川上一杯酒,共君沉醉到黄泉”。赐葬忽兰温失温饮马川前。追辑凶手三十余年,终不获。


       这是他最后一次给我看他的剑,我们最后一次一起喝酒。将军回头,故人长绝,不知从今谁共他,醉明月?
——尚轩


2014-04-13
评论
热度(2)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