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鬼伶仃那篇的番外

山南中心

既然是番外就不用去考虑什么标题啦啦啦【喂



    新选组的鬼副长是名声在外的主。
    这是组内组外由上至下的共识。虽然据说(谁?)这不过是心怀不满者的恶意馈赠,当事人也淡定地无视之,鬼之称还是成了组中(所有正常人的)几大雷区之一。(当然,特定场合下想体验蜡烛与五寸钉组合加强版的勇者除外。)
    那么,让我们来看看当事人第一时间的反应。


    话说某个风和日丽总之很适合锻炼身体回味美梦的午后,土方和冲田开始了例行(?)的醒觉圆周运动。
    “冲田总司……!你小子就不能消停两天?!”要不是醒得早……这种墨很难洗掉的耶混蛋!(喂土方你十四附身了么)
    “哎呀,讨厌呢土方先生,你的精神是不是太好了点,大家都还在睡……恩我想想,这就是‘水音清而缓 川畔千鸟常惊起 鸣喧添生机’?”
    虽然这样提醒着,褐发青年还是在某句处故意加了重音。
    
    “谁是鸟?!你吗?!”
    “好凶的说……不愧是新选组之鬼……”

    快揪住对方衣角的手毫无预兆地垂下。
    随即,与先前的高亢相反,充满怨念的低音响起。
    “……还真敢在本人面前说啊,你……这是你干的吧……准确说来是你取的吧?!”
    “恩?什么?我听不懂哟。那个的话,队士们不是老早就在传了吗,只是某人年纪大了耳朵听不见罢了。”
    
    试图拉开纸门的手立即收回,门后的人们倒抽一口凉气。
    笨蛋总司!这种事不就是绝对不能让当事人知道的吗?!
    集体扶额。

    这种时候别怪他们视而不见……绝不是为了偷听,要知道此刻出场的角色成为坐观虎斗(……)的陪审团而非被告的概率相当的不乐观。(啥?你说那是迟早的事?长痛不如短痛所以越晚痛越好吧?)
    那么,装睡。

    只不过上天完全无视了几人的愿望。
    因为刚好这时,靠近门口的地方,某人碰翻了杯子。
    ——如此一片寂静(?)中,还真是刺耳到想不让人抓狂都难呢。

    从小恶魔冲田即将出口的“呐呐不信就问问左之他们嘛”下解救众人的是刚好路过(?)的山南总长。
    “总司……点心已经买回来放在那边了……你们在干什么?”
    他眼前的景象,是明显起床气发作的土方正揪着冲田的衣领。
    “是么?没什么没什么……我去看看哈~连这种事也麻烦您真是很不好意思呢。”马上撤退~
    这是没有必要的。但是,察觉到对方用意的冲田没有辜负这份心意。
    “哪里,你太客气了……反正顺路……”
    “喂!这和对我的态度完全相反吧?!”
    “谁叫你是‘鬼副长’啊,这样的小事不大方接受可不行,不然连反驳也没底气的哟~”
    “你们这群家伙也不想想我是为的谁?!”

    与此同时——
    “完了,副长他完全改变形象了,以前那个温柔儒雅的土方先生他……”
    “……不过你真的想继续和阿一一起领石田散药么……”

    “还是山南先生最好了~您也一起吃吧,拿些回去也好。”
    “谢谢。——不过还是别太欺负他了吧,土方君本来就很忙,耐心变差是没办法的事。”
    “哪里——山南先生您不就完全相反吗,那家伙的话,从在武州的时候就老爱扳着脸了。麻烦的家伙多起来的话就斩掉好了。”
    “……就是不可以‘全部’斩掉啊。”
    安抚地说着的山南如常微笑,笑容却不自觉地苦涩。

    相反吗?
    的确是吧。

    想着要岔开话题,他开口。
    “总司,正餐时总是只顾着喝酒吃很少就是为了这种时候多吃可不行。平时不会饿吗?”
    “山南先生也是的吧,”虽然不怎么喝酒,“虽然是文案工作多也要多吃些才好呢。”
    “……”
    彼此彼此。


    “鬼”的说法,山南和其他人一样,早就听过不知多少次了。
    只不过,称号什么的,一一去在意的话根本没完没了。
    壬生狼、人斩、冒牌武士……幕府的走狗,之类。

    巡逻时偶尔会听见小声的议论,虽然更多的,还是追捕对象的咒骂。
    从试卫馆到壬生村,他看着温和的挚友为了曾经天真的梦想,化身为鬼,尽管大家在插科打诨中把这些化成不甚真实的遗梦,还是看着自己的信念如何在现实中一点点被碾出。

    仅仅如此。
    他安静地看着。在大多数人,仅仅专注于剑技和任务的时候。
    如果能象他们那样……就好了。


    “开开玩笑就好了,要是连你们都这么……喂,山,你在听吗?”
    难得放下姿态趴在桌上,连点心也理会不能的土方终于注意到对方过久的沉默。     
    “当然……不过至少只有我们在的时候放松点嘛,总司那孩子也是因此才撒娇的啊。”
    “……山!这种笑话太冷了!”那家伙很久以前就是这样吧?!
    不动声色地转换话题,对方的脸马上青了。
    “阿岁。即使是我,有时也会想要恶作剧什么的哦。既然大家都明白你还是你,别人怎么说也无所谓。现在的话,撒娇的人是你哦。明明很在意,说出来不就好了。”
    “我才没有……再说谁撒娇了?”
    “噗。抱歉抱歉。”
    “……”
    
     ——Fin——


2014-04-13
评论
热度(4)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