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生日的准备工作就是要有自己在过的感觉【银时中心

标题仍然苦手于是流水账。

有人看得出来原本是想写银高吗这篇……好吧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能七弯八拐地离初始目标这么远的OTZ


    “多年后”是个相当偷懒的说法,用在叙述语中的实际意义等同于“快进”——这样打断故事的银发天然卷被说书人用手中的童话集一击倒地并反吐糟“才不是那样灵敏度不明的功能键的说明明是限定一次一百年的定时设置的说!”

    啧,非专业者的吐槽就这样被特殊对待了。(新八:明明是你打断她造成的吧?!)

    沿着书角蜿蜒而下的红色液体一如既往地被限定在安全流量内。晕乎乎的银时在用词诡异的天人童话朗诵声中索性眯起眼睛打起了盹儿。

    如果可以把时间塞进书里该多好。只要翻动着的话HE也好BE也罢故事就都能停留在最完美的一幕,或者干脆撕掉讨厌的章节,选择性重温。

    可惜现实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
    不是以武力无限制升级的方式无限延长,不会在山穷水尽时冒出个精灵仙女啥的破局,不能维持一种基调如连贯完整的梦境。

    你看当年巧笑倩兮的少女如今是不时青筋暴出的大叔音老太婆,强悍无匹的前辈已经被自家小鬼扯成地中海,威风凛凛的公务员在公园以破纸箱为家……
    你说当年眼神清明正直的少年们怎么就成了或颓废或癫狂或脑残或脑袋空空的大叔们呢。

    合上书,少女的声音依旧明朗。
    “小银,妈咪我的生日快到了的说~”
    银时继续努力装睡,脑内则正流着宽面条泪:这和大叔定位比哪个会好一点?

    在人满为患的超市碎碎念着“为什么连这种东西都要涨价”时路遇意想不到的家伙,银时一边在内心感慨次要角色们为了多出场真是无所不在啊啊啊表面还是淡定地打了招乎。

    “总一郎啊,这个数量你是想抹杀真选组全员当光杆司令么?——还有你,粮价上涨都是你们这些大米焚化炉害的啊混蛋,兔子小哥你回去垄断月亮上的粮食吧。”居然跑来这么远的地方自己来买这种东西还真是亲民啊混蛋。

    “别小人之心好么老板,至少对大猩猩的胃我还是有信心的(银时:不,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有这种信心的好)。再说我只是想改造某人的粮仓而已,狗食也有狗食的进化权利。”购物车已经排满了辣椒酱瓶子的小葱头表情平静地解释道。
    “小心我告你种族just we歧视哦武士先生。”少年的背后,阿伏兔扛着复数的米袋挥手致意。

    “嘁——都是被食物之神召唤来的辛苦的劳动力,大家好好相处吧。”

    不远处——
    “阿妙小姐啊啊啊!把我和鸡蛋一起带回家吧吧吧!”
    ……爱的跟踪狂先生今天也很辛苦呢。

    说起来蛋黄酱混蛋相比之下怎么就这么闷骚呢,啧。
    想起三叶温柔的笑颜,与其同色的死鱼眼中异样的神色一闪而逝。银时背对三人挥挥手算是告别,转身向水果区走去。
    
    依稀记得自己当年生日也好过节也好最大的愿望无非也就是糖山之类的东西,而彼时还不知蛋糕是何物,记忆最鲜明处是松阳老师突然端出那形状陌生的食物时的惊喜。其他孩子顾不得埋怨老师偏心便围过来,七嘴八舌地问这问那。

    那时松阳老师还是如常温柔地笑着,回答的结尾隐隐透出语重心长的味道。
    “……所以说,天人带来的也不都是坏东西啊。”

    几乎以一己之力负担整个村墅的松阳老师是怎样在那种条件下找齐材料又是在哪里学了做法,即使现在想起来也是很不可思议的事。初衷也不止是让孩子们得到用自己的眼睛去认识偶尔飞过的飞船之外的远客带来的东西而已吧。

    无论如何,那时能意识到自己是被爱护着的真是太好了。
    在一切仍然平静的时候。

    醋昆布和草莓的搭配是不是暴殄天物了点……就当是为自己顺便买的好了。
    映在青年一时失焦的绯瞳中的水果鲜润的色泽,许久方才晃荡起来。

    小孩子都是很容易满足的呢。

    意料之中地无人争抢的酸咸夹心蛋糕被瞬间解决(新八:我该先吐槽银桑的吝啬还是神乐的食道?),女孩一脸幸福地拍拍肚皮,又期待地看向新八。递出礼物盒的少年眼镜的反光时机恰到好处,对方看见盒顶“志村姐弟合赠”的字样后立即晴转雷阵雨。

    “小银~”
    “自己的礼物自己收……啊啊不快去看看的话本周的Jump又要被抢光了……”
    “你以为现在几点了?!”至少编个象样点的借口啊混蛋!

    与此同时,万事屋二楼窗外。
    “……我是来给大胃女纠正口味来的。”想再看着身边的谁淡定地吞辣椒酱这种话绝对不会说出口。
    “……我是来给温饱线上挣扎的弱者变强的能源的。”想至少照顾下妹妹的胃这种话绝对说不出口,还有你昨天说什么来着喂。

    不远处骑着小绵羊避难中的银时脸上浮现些微笑意。
    啊啊,真是不坦率的年轻人呢。

    从天而降的辉夜姬还没有回老家那啥啥的打算的话,继续奉陪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
    ……还是该说,暂时不要回去吧。同样说不出口啊混蛋。

    “银桑——小猿小姐追来了哟——”
    “哇啊啊啊啊——别扑过来啊纳豆女!阿银我不想再去考那什么驾照了啊啊啊——”

    今天生日的不是我好吧?!为什么好象阿银我才是最忙的一个啊啊啊——
    夜晚空旷的街道上,银发青年的惨叫远远回荡。


    ——Fin——


2014-04-13
评论
热度(1)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