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幼驯染平行线の妄想

  不动高中魔术部。

  “接下来就请见证你所说的‘不可能’——”

  魔术师用富有节奏感和煽动力的声音如此宣告,唯一的观众托着腮兴致满满地看着。其实从道具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明白那个小小的、甚至称不上魔术的手法,看点全在于魔术师本人——高远遥一的演技上——明知这一点还能感情饱满地演出到最后的厚颜。

  “像这样并排起来……平行线,成为了同一条直线了呢。”

  分别写在两条纸条上的,两个人名字里最后一个“一”字。

  “什么嘛,这么朴素的演出,你未来的粉丝会哭的哦大师?”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呵欠,金田一一嘲讽道。

  “魔术的精髓不是那些花巧而是表演啦,还是这位观众你想看的其实是这个?”对方打了个响指,两张纸条消失不见,夹在他指间的变成了一枝娇艳的红色蔷薇。

  “……其实我老早就想问了,你这家伙每个月花在蔷薇上的钱到底有多少啊?”

  “想知道吗?如果你愿意从明天起替我管理这笔开销——”

  “想都别想!高远遥一你还敢更烦一点么?”

  可以哟,当然可以。

  比如让你拎着从开口露出这枝蔷薇的书包一路走回家~

  咦?有哪里不太对?这两人没理由相处得如此和乐融融的?世事无绝对嘛,君不见小辫子阿一他爷爷还能在解谜阶段跟手法败露的凶手围绕着染血的老头子笑话有说有笑的吗?当然当然,二设之类的事情是不该拖到这个时候才说出来啦。

  高远遥一,男,17岁,私立不动高中二年级生,以顶级魔术师为人生目标,每天都拉着幼驯染的友人愉悦并辛勤地练习着。

  金田一一,男,17岁,私立不动高中二年级生,以国民侦探的祖父为目标般不时卷入危险的犯罪事件,辛苦地为此奔走着。

  到这里为止把两位阿一硬拉到一条时间线上的俺得设定已经露出了全貌……是这样的对吧。

  “金田一~来玩嘛今天是暑假的最后一天了哟?”

  “吵死了!我还在写作业啦自己找个地方凉快去!”

  “反正也是在抄七濑的吧?要不了多久的来嘛来嘛~”

  “再啰嗦我就把龙太拍到的你偷进了人家蔷薇园的视频发给那家很凶的人哟——”

  “那种东西我早就处理掉了,倒是你期末考试作弊的证据还在我手里?”

  “可恶,大意了……以爷爷的名义发誓,下次一定要逮到你!”

  不过既然搬出你那美国留学的海归爷爷的名声,在学校里也差不多一点吧小辫子一君? 


       Fin

评论
热度(17)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