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拉面摊夜话

一年前完售的无料本《Fairytale》收录有……其实跟最早在贴吧发的版本也没啥区别啦。版娘柠cha真心辛苦了喵。



    雨声好像无数蚕在默默吞食着夜晚的寂静。


    如果是平时这个时候,小街上是不会这么安静的。今天是新生入学的日子,白天倒是有不少人来来往往。

    拉面摊的老板有些发愁地看着灯光扩散出的窄窄一圈光晕里晶莹剔透且有加粗趋势的雨丝,今晚也许不会再有客人出现,是不是该早些打烊呢?


    正想着,一个伶仃的黑色身影在前面越来越近。明明和他时常遭遇的那些有着相似的孤独萧瑟,却也有着不容错认的安定感。

    “一碗酱油拉面,谢谢。”


    他低下头,对方已经钻过布帘子坐下来,把黑色雨衣的帽子掀到脑后,露出一张稚气未脱的男孩秀气的脸,长长的睫毛微垂着。水滴顺着衣摆落在地上,略有沉闷的嘀嗒掩在淅淅沥沥的雨声里。

    如果是东大的学生,大概不是娃娃脸就是跳过级……这时候学生不是该窝在宿舍打游戏或者看书而非一个人跑出来吃拉面么?老板默默想着,先倒了一杯热茶,“给,暖暖手。”


    男孩稍稍抬起头,露出有些僵硬的笑:“谢谢,不过我其实不是很冷……您看,我穿了雨衣的。”

    “可是看你的眼睛,像是被冰冷的雨打得身上湿透了啊。和新室友相处得不太好?大家都刚来,熟悉起来就好了,”老板说着安慰的话,一边在心里感叹现在的孩子真是娇气,“想家么?”男孩有点关西口音。

    “……有一点。”


    男孩手捧着茶杯,盯着热气腾腾的杯口出神。也许是热气扑在脸上,一双眼睛里好像凝着沉甸甸的水汽。

    他喝了口热茶,舒服得叹了口气,脸上也泛起真正的笑意:“您误会啦,我不是这里的学生,只是想来看看……以前哥哥想来东大上学的。”


    想着果然,老板摸了摸鼻子,“你哥哥……现在?”

    擅自说出男孩是东大学生这种猜测的他,其实是希望自己的想法属实的。想再见到这个孩子,虽然看起来心事重重的,但是应该是个好孩子吧。身为孤寡老人的他,看着懂事知礼的小辈也就觉得心里略略温暖起来。


    “他现在在美国的大学里留学呢。”

    “斯坦福?普林斯顿?麻省理工?有出息!”老板腾出只手来竖起大拇指。

    男孩的笑容里多了些骄傲:“是啊,从小到大哥哥都很优秀,大家都说他这么聪明又勤奋将来一定能上东大。这个时候他就会拍着我的肩膀说那时候你也来东京读高中吧?听说东京很美又有很多人,你在那里能交上更多朋友,休息日我们可以一起去逛街,听说东京的女孩也很热情什么的……”说到这里,他微微苦笑,“其实还是不放心我一个人。”


    老板摇摇头,“兄长就是这样的吧?年纪大一点就觉得自己该承担很多东西,在心里永远把弟弟妹妹当孩子来照顾……”他稍稍停顿了一下,“现在你来了东京,他却去了美国?”

    “不必担心,因为我再不是那个会让他操心的孩子了啊!”男孩噗哧笑出了声,从老板手里双手接过面碗,“而且东京确实是个好地方……有段时间我总觉得是它把我们分开,现在想来其实这是座无论如何都要遭遇的城市啊……”


    男孩埋下头开始吃面,于是老板没听清他后面含混的嘀咕声。

    外面的雨还在下,有落樱漂在路面浅浅的积水上。老板看着男孩额发下垂的埋在碗上的脑袋,突然觉得有个这样的儿子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Fin


评论
热度(12)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