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没头没尾小段子

以前的黑月之潮完结贺……?


“请问风间大师对这次表演风格的转变有什么要发表的感想么?”


一直孩子一样不厌其烦地用两只手让酒杯在桌面原地来回旋转的风间琉璃抬起头,有些好奇地看向长桌对面,一只蛋筒冰激凌从那里伸到了自己面前。同一时间路明非一双眼睛也正死死地盯着那蛋筒,因为在里面塞个麦克风之类的事情……狗仔师兄是做得出来的……

“其实Heracles老师是想说前一个版本的我让高天原三兄弟直到撕破脸皮都怀疑不起来的演技派代表变成从头到尾诚心跟他们合作却被怀疑再怀疑的事情吧?”他微笑着接过冰激凌,旁边传来三声轻咳,“事先说明我对自己的演技和诚意都信心十足,只是Sakura老师他们实在是被哥哥背后捅刀子捅怕了吧?”


这次传来的咳声能够盖过前三次的总和。大概是乘着完结祝贺聚会上的酒兴,混过高天原的几人仍然以牛郎时的花名相称,所以即便谈论这样的话题也仍然轻松,只有旁边的源稚生觉得不好融入。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一味扮演无辜的羔羊真的能够赢得可靠的盟友么?我也不想对他们说谎,一开始我就明白他们生存下来的机会远大于我。我没什么朋友,希望最后几个可能记住自己的人,不是记住了一个骗子。”


橘政宗扣上面具:“你是我的学生啊,当然要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

上杉绘梨衣往源稚生的背后缩了缩,路明非和风间琉璃突然笑得阳光灿烂,灿烂得有点崩坏。芬格尔探身到几人中间:“看来本次最强演技派认可了风间大师的表现,大家合作愉快啊合作愉快~还有老先生把面具取了吧没看那两精分小子暂时还出不了戏了么,这次可没道具组替您老人家制造声光效果帮忙遁走……”

从芬格尔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两只探向桌下的手……我勒个去那里什么时候放了七宗罪和樱红的长刀的!


“下一个问题,得知怨念已久的绘梨衣小姐是自己亲妹时您有什么想法吗?”

橘政宗已经溜去安全距离里目测是王将替身演员的几位那桌敬酒去了,红发女孩乖巧地看着风间琉璃,无辜地眨眼睛。这位刚刚成为哥哥的青年(?)和煦地冲她笑了笑,低头吃起了冰激凌,间或传来塑料和金属被咀嚼的声音……路明非捂脸,芬格尔还真的往里面加了料。


“其实以前我就想过要是有个妹妹就好了。”蛋筒的尾端消失在风间琉璃的嘴里,刚刚赫尔佐格出现时慑人的诡艳和威严潮水一样退去,“我想如果可以自己会拼上命去保护她,就像哥哥保护我一样,那样会变得坚强些吧?不再是只会扯着他的袖子哭泣的累赘。想保护别人的人,被别人相信的人,都会更加勇敢对不对?”他的目光扫过路明非和源稚生,“其实说出来有些丢脸,发现绘梨衣被圣骸寄生的时候,有一瞬间我是很庆幸自己已经失去行动力这件事情的,不然该怎么办呢?站起来拔刀杀了她么?就像哥哥曾对我做的那样?”

风间琉璃,或者说源稚女低下头,上杉绘梨衣凑近他面前,小心翼翼地握住他的手。


“我才刚刚成为哥哥啊?还一次都没被叫过哥哥,就是写在纸上也好……”他猛地抬头,“我也想有个可爱的妹妹啊!初夏的阳光下伸手按住草帽的帽檐,海风掀起白色洋装的裙摆露出笔直的腿!脖颈到肩臂的线条都柔软又流畅!”

“喂你刚刚一直就是风间琉璃对不对?你的少年情怀都是从奇怪的小电影里来的么?”

“少自欺欺人了死象龟!风间琉璃就是你一直不愿意承认的源稚女的另一面,养成你最不喜欢的一部分的正是你自己!还有不是奇怪的小电影是男人的浪漫!”

“被人当面说娘炮也不用在这种地方玩什么男人的浪漫吧,妹妹要被你吓到了啊喂!”

“哼我善解人意的妹妹已经去跟Sakura老师咨询凉鞋和洋装的搭配了,有本事到时候别来看也别让你部下来偷拍啊!还有敢不敢统计一下你被说娘炮的次数!”


“其实您真的想看的话……我也可以穿着白洋装戴草帽陪您去夏天的海边的。”樱井小暮轻声说道。矢吹樱拍拍她的肩膀示意留这对蠢萌的兄弟在那儿崩坏吧,我们喝我们的。


“真是我儿子……”上杉越一脸头痛。

“早跟你说别挣扎了,等会他们消停了老老实实去认亲吧老友……要我陪你壮个胆吗?”昂热耸肩。


“哥哥们这么吵架没问题吗?为什么Sakura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

路明非无声地笑了笑,掏出了笔:“所谓家人的相处,就算这样吵成一团,也是交流的方式啊,他们从前就太缺少这种交流了……我是觉得放心了,你二哥要是还跟以前一样除了想杀象龟之外的时间都对他服服帖帖,我反而有点担心他在家里受欺负。”

“稚生哥哥不会欺负人的。Sakura不用担心,如果他真的这么做,我就替Sakura保护稚女哥哥。”

“绘梨衣是个好妹妹啊,其实你相信哥哥也是对的。”路明非摸了摸女孩的头顶,虽然没什么立场,还是想替源稚生感叹一句,这胳膊肘往外拐得真干脆啊。 


评论(2)
热度(27)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