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影葵

去年春的片段文,所以仍然使用源稚女人称并保留曾作为本家同时存在的三影皇之一受到期待的设定。



    新来的“鬼”仰面瘫在地上,伸开四肢大口喘着气。从放松下来的瞬间积累的疲惫和惊恐才真正爆发出来,汗液源源不断地从每一个毛孔渗出,像是要流干身体里所有的水分。明明是狼狈得让人不忍直视的状态,可这家伙居然还是笑着的,笑脸灿烂得像朵向日葵,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喜悦。

    像是终于寻到一星灯火的疲惫飞蛾。


    源稚女背靠着墙抱壁俯视着他,他总能从这些初来者脸上看到各种复杂纠结的表情,而无论痛哭流涕还是疯狂大笑都如获新生如释重负。真是不可思议,明明是踏进另一片黑暗的开始,却好像被一生未见的灿烂光华点亮了眼睛。

    “我只是给了他们未来,”赫尔佐格曾如此解释,“在这里的人都明白现在的血统规则之下自己没有未来可言,但是没有未来的‘鬼’聚集起来……就能在生者的世界中杀出一条通往它的路!那一刻他们空前真实地感觉到了它的存在,怎能不欣喜若狂?”


    他可以想象说着这些话时老人的双眼在青铜面具下灼然生光,已然被自己言语中描绘的前景感动得无以复加。有时源稚女会想赫尔佐格很像当年的伊邪那岐,被过于危险的力量蛊惑,又或如曾经的白王,许诺贪婪的人类以未来,然后踏着他们的尸骨迈向王座。

    说到贪婪……对现在的他们来说,连活下去都是贪婪。


    这一代的猛鬼众能够再次发展至能够与本家分庭抗礼的地步,除了赫尔佐格这样魔鬼般的谋划者之外,也是因为他这个曾经的须佐之男命的存在。那些“鬼”的眼中自己将要从本家抢夺而来的光都聚集到他的身上了吧?可他其实是最不相信那些说辞的人。

    从天穹中拖下日与月将它们摔得粉碎就能让自己找到的那一星火光更加明亮么?它们的碎片会把一切燃烧殆尽吧,最后什么也不会留下来,又或碎片在大气边缘擦出最后的明亮的弧线,从此所有人都生活在默默冷却的行星上。


    “如果是觉得自己找到了新的光,那你就完全搞错了。”

    “……欸?”

    新生的“鬼”头顶问号看着他转开脸走出门去,连顺手带上门的意思都没有。


    你也是这样相信的么,亲爱的哥哥?


    Fin


评论
热度(7)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