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象龟黑出没注意。稚生粉勿误戳,杀气浓度和丧病度不同以往。文风奇怪到我自己都想问这是什么鬼。

本来是要当作新文的开头的,可惜这气氛完全不能顺着下去了……高中生作文字数。

以上。







  你有没有听过这城市中气流升腾的声音?正午水泥地面反射晃眼的白光和饱和的热力,蝴蝶翅膀上露水早已烤干,翩翩然在昼间遮出一抹幽魅的迷梦。比蝴蝶飞得更高的是名为梦想的翅膀,从地铁站口和人行道喷薄跃起,连绵到层层高楼地密密匝匝。那些羽翼比太阳更能耀花你的眼睛,连跌落时也是鲜明的红,虽然生命破碎的声音太容易就湮没在喧嚷中。

  然后暮色四合,更多白日难见的东西蒸腾起来。温馨沉倦和勃勃的欲望都在四四方方的水泥匣子里回流,偶尔也流离于街巷的角落,散碎的步子悄悄填满喧嚣与寂静的间隙。霓虹灯下飞舞的是蛾与蝙蝠了:它们歪斜如颤地盘旋和飞掠,作为食物或者猎食者。

  曙光让这些不安振动的夜之粒子沉积之前,它们尽可以继续恣肆迷乱地舞动下去。下方的行人俯首于自己的悲欢,上方落地窗前握着玻璃杯俯瞰的,眼里只有辉煌——具现为一座城市的、自己坐拥的辉煌。那些飞舞的暗影只要没有不知趣地近前打搅他们的心情,就仍是辉煌中一点微不足道的瑕疵、或是以不完美成就完美的点缀。

  还是会有人抬起百无聊赖、似醒似眠的眼来仔细地看一看这舞的,不知那眼里映出的,几分是讥嘲,几分是哀凉?他们初来这城时,憧憬的是在阳光下看蝴蝶飞过,以这里的五光十色丰艳自己梦想的翅膀,最后只是夜复一夜歪颤如醉地行路。

  他们或者会和这样一个少年擦肩而过,记住他黑色衣角荡开的、莫名萧瑟的空气。

  对一个涉世未深、坚信正义的少年何以在被霓虹灯晃花眼睛前就放弃了原本阳光下的梦想、而接受了作为蛾的未来,我们可以有很多解释。而如此不厌其烦地猜想,也许是因为,即使失陷在群蛾的绞杀中,蒙上了那么多梦想和生命的红色汁液,他的翅膀像还在发出微微的光亮。

  也许人世间的荣光,本就非得经这样的涤濯淘沥方成其沉厚。

  正义、公正、责任还有阳光下面朝大海的梦。一切都变了颜色,这当中浮凸的,居然还有……爱。蒙尘染血、支离破碎犹不改其锐利的爱,刺穿夜幕,揭开堂皇又荒唐的怪诞成俗的壳,在疲惫麻木的厚茧上,刺出淋漓的血和苦涩的泪。

  爱已破碎,却更能扎出局中局外人理解宽容的泪。它的光彩由破碎而增丰富夺目;曾被狠狠摔入尘泥,却因此在被重新捧起后更加动人。你爱它破碎的美,连带着就很难苛责那摔碎它的手了。

  当你的行囊沉重又舍不下那些前途、清名、大义、自由、责任……又或新一份的感情。理由已经足够,不妨学那少年丢下“爱”,然后用尘土血泥将之掩埋。终有一日得了闲挖出它来,若已腐浊恶变,说明你当年壮士断腕的明智果决;若它生根发芽另化它物,尽可毫无歉疚地江湖两忘;若它仍明净地映出你的模样,就深情又深情地拾回重来吧。你丢失的只是和它的一点点时间,收回的却是百倍于原先的光彩。而待这光彩加身……你过去的舍弃,谁还好不知趣地指指点点?

  从此,皆大欢喜。

  在这欢喜冲刷尽所有日夜沉积的血泪垢浊前,我们且看一看城中那些不足道的事。


      TB没有C

2014-06-10
评论
热度(8)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