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填坑没手感时果然是该回去翻原作

定点重刷龙族三的无聊碎碎念。
三次元修罗场往往是脑洞高峰期,虽然也约等于脑洞火葬场。几次都是正热血奔涌着……默默回去刷论文或者重点,然后假期来临,开始疑惑当时咋能把那点子陈谷子烂芝麻脑补得那么High的呢。也许只有时光机知道。
举例说来,那个谁相关原作背景总是惯例的小短篇,并且很难搞成连贯系列。连载背景预定在晚听潮后面用第三部结束的时间点,结果连载废了;单行本背景的话,稚生Side一篇,小暮Side一篇,刷完最后一篇本人Side的就算功德圆满了……然后不出预料地卡了。
于是又翻出三中小暮和琉璃的出场部分来刷,顺便想清楚了迷糊了很久的称呼问题。
源稚女――源家次子――龙王――风间琉璃
这是他的自称,按所能推测的出现顺序来排布。
首先,源稚女。那个怎么看都是假死金蝉脱壳的邦达列夫·政宗·橘给起的名字,山中少年,软趴趴手无缚鸡之力Mode通用。简单粗暴两分法的人格A。
然后,源家次子。被王将介绍给激动得热泪盈眶的猛鬼众的身份,对樱井小暮和新宿路人的自称。对猛鬼众来说“源家次子”是他被重视和期待的理由,约等于他哥之于蛇歧八家的“天照命”――单行本的他是没有连载版那个“须佐之男”的招牌的。
龙王,猛鬼众中附带一坨部下啊权限啊的代号。乍看以为是什么天朝谍战片还是奇怪武侠小说的路数呢。
最后,风间琉璃。牛郎皇帝,除了收餐饮费用,搁了武侠小说根本是到处拈花惹草少女心粉碎机的风流才子/护花使者。杀人放火艳惊四座桀骜不驯Mode通称。简单粗暴两分法的人格B。
照那个简单粗暴两分法,本来到此为止就没什么说的了,某还是迷糊了很久――在猛鬼众相关的场合,哪个更多是联络用,哪个更多是他自己一个人在街上乱晃时的、更私人的名号?
想不清楚,翻书。
王将每次当面对他的称呼是“稚女”――多年交情,师生辈分,当然不可能跟其他猛鬼众成员似的叫“大人”还是生硬地直呼“龙王”。倒也确实不是外人,说是再生父母都不为过。不过猛鬼众中能这么叫的也只他一个了。全名都没机会知道的路人就更不用说,连三人组都没这么喊过。
和小暮初见、新宿街头的自我介绍:照荆棘王座里看来的,贵族之类社交场合自报家门,是要把你爹贵姓你妈贵姓都给报上的――“源家次子”四个字确实是精简又概括了。至于亲疏嘛……彼时的小暮对他来说,和那些路人是一个级别,这对妹子到底是好是坏呢……
在牛郎状态下都希望被称呼为风间琉璃――当着已经知道自己本名的三人组+芬格尔如此表示。相对于连载版中得到“最疯狂的牛郎”的评价、在猛鬼众发号施令的那一位,单行本里已经有了“龙王”,“风间琉璃”四个字本身对猛鬼众应该不存在什么意义。
可为什么在漫步于樱花下的那个时候,他对路人不是这样自称?除了“风间琉璃”已经太有名,亮出来就不太容易继续悠哉乐哉到处跑之外。也不是“源稚女”,虽然两者似乎没什么差别。
因为来东京看樱花的,不是要同路遇的女孩交换往事相互安慰的牛郎皇帝,而是高高在上的某人刻意抹杀了全部存在,偏还阴魂不散似的游荡人间的兄弟。还想否定什么呢?就那么害怕承认……这个仍然呼吸着心跳着的,是你光辉灿烂的源家另一个成员,你源稚生的弟弟?
本该镇在井下,超生不得的源家次子回来了,他来到你的城市,如何?
也不如何,如此而已。
马甲披多了,一个个细究起来像都在说着什么还没被听到的话。其实少年你属鲁迅的吧。
最后,其实翻过了还是没手感,只不过十八幕和明非在高天原谈人生挣扎求生终而诀别的地方又戳了回泪点。

2014-07-09
评论(2)
热度(4)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