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糖果

黑月之潮单行本变得没汉高什么事了的怨念物。连载版也没熬到出场就坑了,于是来给老人家发个糖【别信
全对话,肯德基和汉高惯例(?)的酒馆剧情总结。对某第三部出品混血种组织的黑泥,下拉请三思。




玻璃杯碰撞的脆响。
“好久不见。”汉高打量对面的人的脸——准确说来是脸上肯德基全家桶抠出的几个洞。
酒坊的光线实在说不上好,可洞里的眼珠和牙齿仍然有着良好的光泽——年轻人的光泽。忘年的酒友。
“这次我们的损失大概是最小的了……还见识了加图索家族的秘密武器。秘党也一样,如果折损了学院派出的人,蛇歧八家就得小心昂热甚至加图索家族的迁怒了吧?”他露出微笑,“这样的结果,对大家都很好。”
“那帮日本人要是听到这么悠哉的话,一定会想生吃了你吧?他们可是遭受了毁灭性打击,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决策层的错着没有挥霍掉下一代人的命——东方人也是很在乎断子绝孙这回事的。”肯德基先生答道,“不过事先悲壮成那种脸,害人有了他们一失败全人类都跟着没救的错觉,事到如今不被追究对不起观众也就算了。”
“他们是真的相信只有自己是挽澜于急危的被选中的人,看不上我们也是没办法。明明二战时已经被明着碾压了一遍,后二十年也被一个德国人放在手心玩死……鼠目寸光又傲慢自负。用死来作代价,很合适。”
“根本自己才是穿开裆裤的孩子,事情搞砸到最后一步才去腆着脸求拼命踢开的昂热回来擦屁股。”肯德基先生嗤笑,“不过你今天的火气还是有些大啊,日本这片铁壁当年费了你不少心思?我以为你是预见了这一步才没有坚持大举攻进来。”
“你也知道我没有求着去擦别人家野孩子屁股的兴趣。这种工作昂热比我有热情和爱心,那么何必再去和他硬争呢?”汉高不置可否。
“是是是,你的兴趣是从野孩子手里抢他们的糖果——我这么说你不会生气吧?”肯德基先生挑起沾着些酒水的唇角,上面闪着挑衅似的微光。
“当然不会,我跟昂热可不一样。”汉高摊手,“虽然他嘴上也不把这个义那个义当回事——反正醉死你也在他面前说不出这种话就是。”
“是说你才是百无禁忌的玩笑对象?这样我放心了。现在的蛇歧八家——蛇歧五家,真的变成没人罩的野孩子了呢。一段时间之内——可以从混血种社会除名了。”
“说得好像他们原本不是群边缘人似的。不过你没听说?蛇歧八家新的大家长和执行局局长正在从外五家的孤儿中进行遴选,要改给其中最优秀的孩子上三家的姓氏,来纪念那些……‘为正义付出代价’的人们。你说的,东方人很在乎断子绝孙之类的事情。”
“无非是些加成了锦衣玉食和精英教育的吉祥物罢了,平时寄托哀思拯救良心,出点事就是冤大头加高级打手。你会在乎这样的上三家?”肯德基先生大笑,“确实听说的是……他们的原大家长兼执行局局长郑重其事地问过昂热,”他放低的声音霎时寂寞如雪起来,“一个人能为正义支付多大的代价呢?”
他们都过了蔑视常纲、轻狂年少的时节了,对“牺牲”“代价”之类的词汇也早有惨痛的理解——但是惨痛之余,总还不碍用调笑之态说起。
这也是对那惨痛和本不必惨痛牺牲了的人间图景,一点微不足道的反击了。
“英雄奥赛罗……他要用死来作自己傲慢、暴躁、错信的代价。他自己的死,爱着和被爱着的人们的死。为他的代价干杯,为被他作代价的人们干杯——为不可捉摸的正义干杯。”
“毕竟英雄,就是有着抹消得一切罪恶和荒唐、让世界只剩下悲壮的色调,那么沉重的死的人物啊。”肯德基先生举杯,“也为你已经唾手可得的——沾了那英雄血的糖果。”

Fin

汉高:……你真的是粉吗?
Me:我真的是粉啦TAT……别拔枪嗷!

2014-07-16
评论
热度(13)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