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论框框黑和框框黑的辩证关系【标题别信

龙族三下食完很久后罗列一下那些这本书让我转了江黑+象龟黑的雷点。个人心态分析,什么合理客观民主公正都见鬼去,套句话说我一不是国拟人二不是公检法,对群虚拟角色民主理客中了地球也不会转快些。






江土拨鼠其人挖坑不填、版本翻新比翻书快和Bug一箩筐早就众所周知——别说头一个还名声在外到经常在其他圈遇到抱怨的。至于传说中的九州门和目前九州坑没一个在撒土的,一开始就是从荆棘入坑的人表示怨念有限。奢侈品品牌刷屏很烦?这种地方一目十行概念仍然有限。新坑装旧梗?没事玩玩大家来找茬还挺有趣的如果丫没把被用了梗的旧坑给弃了的话……其实用不用时机一到都要弃的吧?

最明显的鸭梨表现在钱包……不对,是字数上。没追过缥缈录的人说它爆的程度夸张过《天下名将》变成《天下名将》+《辰月之征》两本的记录有人有意见吗……第三部一本完结不搞什么上中下的话去年土拨鼠能不能登作家富豪榜首恐怕还存疑吧?

 

剧情跟不上设定。

比如理论上整体来说蛇岐八家血统稳定过猛鬼众,大家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地抗击白王,涌现无数可歌可泣高级炮灰、敬业模范。血统不稳定=行为不可控这一点从第二部楚子航的听证会危机就已经开始潜移默化,那么成员行为不可控这一点上两大霓虹反派团体(没错反派是相对卡塞尔众)表现如何呢?

不考虑进化药因素的话,身居高位的关东支部集体倒戈前日常表现如何有目共睹;夜叉乌鸦随随便便炸掉文物这种事不被当成大问题也就算了;猛鬼众成员不出于策略,单纯的计划外的行为糟糕呢?想在这给樱井明刷存在感的别忘了人家一开始就连个编制都没有,一直到北海道的行动都在别人的设计之中。正式成员的例子,即使使用了莫洛托夫鸡尾酒的樱井小暮,在喝掉最后一支前,也没行为失控到吓跑客人吧,人家干的还是服务业,整天脚不沾地,对言行举止要求之高是有描写的。

另一方面,出叛徒的数量呢?关西支部那位司机本身就是危险血统混进去的不论——顺便行为不可控的人卧底都当不了这么成功;关东支部血统够优秀了吧,被委以重任信任有加,结果日常作风和关键时刻立场双糟糕,橘政宗再怎么力挺,家族中真被认为行为问题大了,还能保得下来?红井技术人员的内鬼没有这方面直接描写算是存疑。而猛鬼众——还是那句话,行为不可控的话隐秘性根本无从谈起,猛鬼众精锐和关东支部的日常哪个更计划/规章外一目了然,连风间琉璃反的都是王将而不是猛鬼众本身。

这种地方也可以说是特例——剧情中数量差别到这地步倒是特到哪去了。血统安全范围划定的分歧以前就探讨过,蛇岐八家觉得我们能自控离死侍还远呢凭什么按秘党的标准全空投到小岛上去,分家!猛鬼众觉得我们能自控离死侍还远呢凭什么按蛇岐八家的标准全关起来或者干掉,分家!蛇岐八家发起全面战争前,二者抢夺生存空间还能算由之而来的主家分家竞争,图穷匕见之后嘛……组织运作能力和个体行为自制力评比上,给前者点个蜡。

再比如风间琉璃在高天原捅源稚生那次……执行局成员靠列队厚度给后者挡刀成功(至少没当场捅穿)。到底是太看得起普通混血种还是看不起皇和极恶之鬼,后两者就这优势到底哪来的被看成宝的价值。想刷作为领导的凝聚力也不必牺牲武力值来换嘛。

年表问题和三中源稚生的人形衣架属性这类明显是写忘了的,不是明显的剧情和设定冲突所以不计算在内。

咦好像在奇怪的地方浪费了字数?最想说的明明不是这个。

 

旁白跟不上剧情。特别是涉及人物塑造、洗白用的类型,我个人在这种地方雷度尤其低。“写得忘了前面的”这种理由也不用解释了。

比如三下“我一辈子都是他的影子,面目模糊不清。所以有时候我也是恨他的。”“危险确实很大,可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是再怎么恨都要跟他和解的啊。”的台词也好,“那么多年他一直等着和你见面啊,你杀了他,他那么恨你,可还是想见你”的路明非视角也好,表现出来的明明全都是“源稚女”——而到了后面的“这是他简单的本我,那个十七岁的山中少年,他没有仇恨过什么,所以噩梦困不住他”——最烦这种洗白用的瞎扯描写,即使有从连载版积攒过来的好感度,凭这一句就够粉转路人了……直接是角色本人台词的话,转黑妥妥的。

这个人格的卖点是软萌无害单纯的话,前面种种表现也够了吧?用得着在这里多画蛇添足一遍?

“他从小就是那种多愁善感的男孩,随时觉得自己会被这个世界遗弃,不会遗弃他的只有哥哥。现在童年的担心应验了,世界抛弃他了,他被困在了自己的梦境中,而他的哥哥已经在尸傀儡的围杀中停止了呼吸。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可怕的事,现在这个世界上终于没有人陪他了,他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怎么看怎么是杀了源稚女的兄长比世界先抛弃他,应验之前先被十七岁的一刀捅破好吗。世界怎么他了,不给水还是不给空气,就算RP差惯例来说也不是怪世界而是怪命运吧。(命运:怪我咯?)

 

悲壮/苦情的台词/描写堆砌。土拨鼠大概觉得自己堆的是萌点,问题是前后矛盾地堆出来的怎么看都是槽点。恺撒在三部里对自己家族的态度一直在变还能认为是深(tao)思(hao)熟(du)虑(zhe)地改人设,一个第三部里就人形冷硬台词/描写贩卖机的源稚生嘛……路线真的没选错吗。

 

一柄锻打了几十年的刀,源稚生不忍心它出鞘时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孤独,没有名刀和它一起轰鸣。

“男人要做的事情,跟恩义无关。男人要做一件事的理由,必然重于恩义这件小事。”(对橘政宗的感情当然是重过恩义嘛。话说回来不恩不义的后面还能重新跟正义/大义搭上边,真是个技术活啊)

 

“不,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只是为他难过,我弟弟生来就是极恶之鬼,这是他和我不能改变的。我能为他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结束他作为鬼的人生。我会再杀他一次,用他结束我斩鬼人的生涯!”

“不,不是皇的决意,”源稚生轻声说,“是兄长的决意。”

 

“绘梨衣穿这件裙子真漂亮,我喜欢这样的绘梨衣。我一直都错了,你应该有自己的人生,像普通女孩那样喜欢什么人,跟他出去撒野,为他难过也为他开心。这样才算真正地活过,哪怕只有几年也好,那才是我们活过的证据。我很感谢路明非,可惜不能当面向他道谢了。”

“从今晚开始,你的名字不再是上杉绘梨衣,你跟蛇岐八家也没有任何关系了,任何人问起都不要说出自己的原名,你的新名字在那本护照上,记住了么?”

“其实这些年我为你做的事情真的不多,还不如那一个星期里路明非为你做的。我总是把你当作弟弟的替代品,照顾着你就好像我还是个称职的哥哥,我真是个傻瓜……"

今夜他终于做了决定,即使在这种时候他也不能带绘梨衣上战场,绘梨衣对他而言确实是妹妹而不是武器,这种爱是私人的,跟大义无关。

 

“可是我没有成为正义的朋友,我成了坏人。”

“我不是希卡利奥特曼,皇在庞大的世界面前也就是个渺小的东西,我救不了所有人,如果作恶可以让我的族人过上更好的日子,那我就愿意变成坏人。”

“不,能那么坚信正义的人,都是幸福的人。”

 

后来源稚生听镇子上的人说橘政宗是混黑帮的,开始源稚生还不相信,但是有一次源稚生在橘政宗的手腕上看到了文身。一腔正义的源稚生立刻对橘政宗心生排斥,再也不跟他说话,相遇时总会强硬地把头扭开。

源稚生倔强地看着橘政宗。他是正义的朋友,就要跟邪恶的黑道势不两立。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橘正宗说要一起做点男人的事业,源稚生说了好,橘政宗知道那个好是什么意思,源稚生也知道橘政宗知道。

男人间的对话就该这么简单,板上钉钉。

 

“你们也许觉得我的血统胜于哥哥,所以我就比他强,其实你们错了,哥哥的强不在血统,是在他的心。他是那种一旦决定了就会勇往直前的男人,他那样的男人一定能成就大事。比如他决定了要做正义的朋友,就一生都是正义的朋友。”

 

他对源稚生怀着莫大的期待,相信他能迅速解决红井那边的事。其实从前风魔小太郎是不喜欢源稚生的,因为这位少主太过任性和少年义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脸上还透着稚气的源稚生就对风魔小太郎说:“如果黑帮只是隐藏在阴影里用暴力赚黑钱的人,那么我们就该被消灭。”风魔小太郎不由得从心里蔑视这个从未见过世界阴暗面的所谓“正义少年”。但差不多十年过去了,源稚生从少年长成了年轻人,却仍旧正义,这就由不得风魔小太郎不肃然起敬了。

所谓觉悟,就是经历时间和考验也不会坍塌的意志。源稚生拥有这种意志,那么这意志再幼稚都不要紧,风魔小太郎相信源稚生是能把幼稚的梦想变成现实的人。

 

这就是正义的代价么?该是多么坚强的灵魂,才能为正义支付如此惨痛的代价?

(到最后还是这么个总结,明明是智商太低的错,放过正义吧它还只是个孩子!)

 

结果无论作为兄长还是为了大义,源稚生能为弟弟做的就只有杀了他?中间这么多年无论想逃跑还是想尽责,砍橘政宗的手指或者放走绘梨衣,想当正义的朋友还是愿意当坏人,一回头都还有这么个拿生命(谁的)践行大义的机会?

真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对方还觉得童年担心应验,世界把自己抛下了,不会遗弃自己的只有哥哥。包括这么多年来,孤独寂寞冷起来形单影只孤魂野鬼什么的,也全是自己(人生最后一天)把哥哥从“世界”一刀捅飞的错。悔不当初的归结一句,就是“我再也不会不听你的话”? 少扯什么两个人格爱的人不同这种扯淡的辩解,想替樱井小暮踹飞丫的。新交的三人组的朋友还没死呢,歌舞伎演员梦呢?自由呢? 

哇咧,这么一浓缩,要直接变成“源稚生”三个字了好么【难道不是顺便把弟弟也黑了一通?

个人感想,作为只在一部中出场的炮灰,源稚生在第三部的戏份和描写之多,已经到了可以威胁三人组的主角地位的程度——可惜第三部的崩坏度也创下历史新高。戏份多,自相矛盾的内容也就多了起来。一条条拎出来,对胃口的话还好,合在一起看得雷点一崩一个准的读者如区区在下我——只想说少贪心点会死啊。把萌点堆成槽点是什么水平。

没有那么多矛盾的侧面烘托或者旁白的话还不会这么倒胃口呢,即使知道不是角色本人在给自己找借口,或者干脆是其他角色的误会——不快感还是累积起来了。连一句“他没有仇恨过什么”都看得天人交战了好久差点转源稚女黑的我——翻完这最后一厚本之后,对提到源稚生的部分,直接化身喷火龙了。

没被这么雷过的人大概会觉得连剧情和年表都就那样了,还纠结台词和旁白纯属自寻烦恼。很遗憾,一路翻下来,是在发现年表的Bug前先被这些玩意雷得外焦里嫩的。没有这种烦恼的话,恭喜雷点大众且正常的你。

源稚生自己其实没那么喜欢自我辩解,在剧情的现在时进度,没说自己一生坚持正义/大义/勇往直前毫不反顾才会杯具,或者最重视弟弟比对世界和平还重视这么自我感觉良好地王婆卖瓜过啊——要不要黑度突破天际,是该看角色本人而不是别的东西啊,本人!不要在书店对着海报上的文案散发杀气!←这样平静下来,是大半年以后了。雷点低什么的,真是糟糕啊。

然后也反应过来为什么对连载版源稚生路人却那么不喜欢单行本版本——连载版的反反复复最明显是在夜之食原的设定修正上,相比之下,描写上不惜自打脸也要为角色洗白的服务精神弱爆了。

结果来说,比起坑、改设定、Bug多、版本翻新、新坑装老梗来,为了推角色人气来生硬洗白的槽感是最强的。因为源稚生对江南转黑,还是因为江南对源稚生转黑?简直是鸡生蛋蛋生鸡式的无解疑惑了。

Over

 

 

————————————————————

时隔许久再回顾,对江南已经没啥黑感了……本来么,收收稿费写写书而已。而关于象龟兄,我已经说过太多想得太多了,多得自己都感觉自己BT又无聊,中间还有了自己想起来都o84jg907ugqpjgqip4的KY事迹。  

然后继续敲【所以以上都是废话吗

如果是看过我三下上市前的龙族同人的人也许会好奇一下为啥我对象龟的观感能在某段时间内急转直下:说因为砍弟弟呢,我可是从连载楔子开始一话不落地追的,那种事情早就知道了,同理坑学院和坑三人组。槽感一直有,只不过在看到三下前都淡薄得停留在路人水准;要说杀过人呢,我这么多年的武侠小说也不是白看的;说大义灭亲呢,以为我没萌过灭亲友的角色和被灭的亲友吗?说对被灭那位厨得深沉呢,不要光以产出字数论厨度好么,废柴我厨得默默无言或者有言不知如何诉才是常态。

归根结底还是对作品和角色,自己的期待和成品之间的落差吧。这种读者也太自大了。

对弟弟的生还一开始就不抱什么期望,既然作过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象龟倒是没得罪主角组到非常糟糕的地步,活下来参与收拾残局应该没什么问题?至于屠龙,有学院在过场配角抢什么戏哦,别拖后腿拖得让人想一脚踹进便当堆也就行了。结果不仅作为领导那么失败——懒得再分析比较了我又不爱他,他也没有可以让人期待成长的未来可言了——连离职去抓住普通人的幸福都做不到直接挂了。活下来重新寻找幸福有什么不好,这么死了除了王将究竟谁会真的开心。

虽然没什么根据,我一直以为,对弟妹父亲的亲友爱,又或正义及责任,这两边哪怕一者他能真正地始终坚持且坚信,哪怕最后惜败,也不会搞成那么纠结的心态。没有那副好肠胃却试图二者得兼,结果就是一样都没啃完就把自己撑死了。本来这也没什么,但配上前后各种将其作为模范来宣传的力度……就他喵的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得很难看了。好吧我的审美就是那么奇怪,真有哪里的营销路过的话可以忽略这条感想。

————————————————————

正文总结来说就是“我知道我对这个角色的讨厌一半在于怪作者水平不行故事说不圆,这样很不公平,说到底还是怪自己的理解跟不上作者旁白。但是对这样的情节处理方式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已经没有用爱与和平的滤镜修正印象的余裕了。”

只是作者黑的话就只有前一句,顺便zqsg地角色黑了的话就前后两句兼有。

2014-11-15
评论(3)
热度(7)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