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板板君的独白

  *石板第一人称,设定捏造注意

  *黑泥向,虽然角色不代表作者观点,确实对七只王的过分吐槽有

  *私心严重且偏Jungle方的私货有,不爽不要看

 

 

 

 

  一直静静地、静静地沉睡着。

  这一次被唤醒时,被给予之名为德累斯顿石板。

 

  即使被寄予种种唯有被称作妄想的期望,我只是自然而然地被制造,自然而然地发挥作用。

  作为以力量回应生物的愿望的回路,并非无中生有,只是让本已存在的事物方便地浮现出来。

  原本这世上会出现的就是会水到渠成地出现,而不是以人类能否理解来决定的。

  没有相应的技术和机遇的话,一开始我就只能存在于空想或不完全的图纸中,就像因我相连被恐惧、被崇拜、被当做神、被当做恶魔、被称为完美造物、被呼作畸形怪物的人们——能身处的只有再现实不过的现实。被称作其他可能性的东西,就只存在于此刻之后的现实。

  所以很好理解吧?不存在所谓超越时代的装置,或者超越世界的力量。也许在我所知之外,哪里还沉睡着将要得到开罗铜板或者玛雅铁板这类名字的类似存在也说不定。能做出一次就能有二次三次无数次,只不过在我能看到的过去或未来里,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同类,真是遗憾之至。

  然后时光飞逝,唤醒我的三人如今还剩下一人。

 

  最后见到的七种被持有者重新渲染的色彩,都让我专注地沉醉其中过。

  寻求守护的灰色,没有熬过突如其来的地狱图景而流失了温度。对作为王的自己还有我的万能感幻灭而怨恨起来,连投向金色高塔的眼神也变得冰冷讥诮。只是自己要期望不可能之事的关系吧?任性地使唤又任性地怨恨,人类真是我所见过最任性的生物。啊啊,决定了要造出新的地狱吗?那么请快一些,唯独积极行动是我不会抱怨的呢。

  固执骄傲的青色,构成、运行,得到新视野便一直着迷地看着这些呢,思考着、追求着“正确”,然后几乎是立刻就漂亮地使用起刚刚得到的,覆盖原本认知的物理法则的力量。但这也就是极限了。唯有符合那狭窄视野中寥寥几条道路的存在方式才认定是正确和理智,对其余则说着“异常”这类无趣的话。人类的狭隘也就在于此吧。真的不够有趣啊,这样还想要我服从吗?

  赤色的小女孩喃喃着只有措辞时而变化的童话。不可思议呢,感激着一度把力量中转给她的前一抹赤色却对源头的我诸多意见吗?明明在那之前,就先看到了我了呢?只不过不先自己作好觉悟的话,再加上时机未至,即使比她本人还要迫不及待,我也无法回馈给她足够她飞翔的赤色火焰。人类的孩子的想法,奇妙得连人类自己也觉得棘手。但能够把童话里的火焰蝴蝶和鸟儿拉到现实中的话,我也非常欢迎。

  绿色的孩子是从巨坑中发芽的种子,同这样好奇心旺盛的孩子玩耍非常开心,一同度过了短暂的热闹时光。不得不长久蛰伏,还有之后机会难得地暴走的短暂的快乐,没有谁比他更理解这样的心情吧。以那个梦想而言他的力量和觉悟实在是稚嫩得让人发笑,但我想我们都不讨厌彼此染上的绿色。他会为信任着的人类长久持续的丧乱而困惑失望乃至像灰一样绝望呢?还是再度开始思考,给一度解下枷锁的他们艰难地重新系上新的枷锁呢——我真的,非常非常地好奇过。

  黄金的执念非常地强力。那种对自己和他人的牺牲都豁然接受、一同背负的态度,还有强行排除不欢迎的干涉的努力,持久得让我也不得不吃惊。虽然不能和更多人玩闹,能够专注地欣赏那份魄力似乎也够了。就这样建立了以自己成为绝对无可取代的人柱的巴别塔呢,即使身后整个体系立即被业障反噬。零落成泥的小枝大枝上方,是欣欣向荣、不被枯叶投下阴影的繁茂新枝,那种能让人幻视永恒的顽强,连恰到好处的扭曲也像虬曲的盆景枝干一样美。

  混入种种颜色,迅速成为了无可名状之色的无色。如果真的能够把全部的七色收纳起来,那样奇妙的状态我也很想看见呢。但是可惜。原本的愿望已经被遗忘了吗?这是绿色的孩子恶作剧地中途塞给他的,遗忘了自我的他难以实现的目标。即使如此也不遗余力地真的去做了,相当认真呢。但在新的目标完成后,回头找到丢失的面孔与最初让我共鸣的那个愿望,那么完整的演出,果然还是没法完成。

  明明最先对我寄予希望的白银之色,看到原本心爱的游乐场混乱个那么几次就要舍弃初衷,连在此基础上重制全新的枷锁——人类称为法治社会的那种系统的尝试也跳过了吗。原本就是生为即使失去一切助力,也会以拳头以膝盖以脚跟以手肘以牙齿以指甲以言语以眼神厮杀的生物吧?只抓住以约束力量来压制人心的方法,和回到变数出现前,并未出现陌生不可接受之事时的状态的方法——啊啊,要尽量回到一切尚未改变之时吗?无论多少人得到了多少失去了多少,即使连我也终于消亡,只有对他来说,这只是亲手关上一扇曾经打开的门而已呢。

 

  向着这边来了,绿与灰之外所有最纯粹的颜色。

  不是第一次被当做了灾厄和纷争的源头了,但是,亏我最初接触其后成为银白之人的那一刻,还以为这次醒来人类已经变得更加有气量,可以不必在意太多无聊事地使用我了呢?

  何其遗憾啊,那是仅有一刻的我自己的梦想,没能被任何颜色实现的梦想。

  即使遗憾,既然那是最强最多人愿望所在的未来,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被驱使结束就抛弃掉,我也习惯这种结局了。

  但是,这一次能成为真正的结局的话。

  那时绽放的色彩,会是前所未有地炫目的吗?

 

 

 

  Fin

k
2015-12-26
评论
热度(11)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