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论噩梦如何侵蚀一个平和的早晨【你信么

  不熟赤组所以ooc不负责

 

 

 

  “我梦到莴苣姑娘骑着改装摩托从高塔一跃而下,改短的制服袖口下露出火焰般的蝴蝶刺青。”

  早早来到酒吧的少年趴在吧台上,额头垫着交叠着的胳膊,莫名虚弱的声音引得擦拭酒杯的老板狐疑地四顾,然后才斜斜投下一瞥。

  “之后就是一场天雷勾地火的撞击了么,真是热烈的邂逅。小八田也会做这种梦了啊。现在的女主角很少会安心等待王子或者勇者来拯救,而是自己积极地行动起来了呢——话虽如此,不良版的莴苣姑娘?超长发和机车的组合对交通安全来说是不是有点不妙?”

  “才、才不是那种发展!”八田猛地坐直大吼,很快又趴回原位。“别取笑我啦草薙哥……印象太颠覆了我都不太想回想呢……”

  “哦,颠覆吗。确实高塔上的女孩形象往往是柔弱又可悲的呢。像公主达厄娜因生下的孩子会杀死自己的父亲的预言被关在高塔中,即使如此仍有天神化作金雨进入塔中……”草薙的声音不紧不慢,“‘保护’与‘隔绝’都无法阻挡外来者,徒使重要的公主度过凄苦的那么多年。真能够变成太妹倒是个勇敢的选择了吧。”

  “重点不在这里啦草薙哥。说颠覆是因为……莴苣姑娘的脸和安娜一模一样……专心驾驶的时候还好,安娜的脸配上那种表情举止跟说话方式是什么样子你能想象吗!好死不死声音居然还听得出是本人!”八田抱头。

  “……那样确实是很惊人呢。”草薙瞬间当机,他在脑内把lo裙小淑女的脸p进记忆文件夹中随机不良女子高中生相关视频文件,试阅3秒,然后删除文件。“不过往好里想的话,我们家的公主殿下也跃下高塔了呢。”就这样张开火焰的翅膀,告别孤独狭小的房间。

  “还不止这样哦?莴苣姑娘在途中连续踢馆并收服了狗、鸡和猴子,浩浩荡荡地回到学校天台跟老爷爷和老奶奶举行午餐会,接着就去太阳东边月亮西边的城堡解救浦岛太郎……”

  “太乱了!这个发展是怎么回事!作者的、不对是小八田你的童话脑还有救么这什么奇怪的画风!”

  “因为最近难得有空的时候总被弟弟缠着念童话书来听啊。另外狗、鸡和猴子不用说,连浦岛太郎都是认识的人的脸哦?这当中我记得草薙哥你是——”

  “Stop!总觉得接下来会听到什么很心酸的内容所以请停止!”

  作为调酒师兼酒吧的主人,容貌端正、举止得体,能够巧妙耐心地应对醉鬼们倒来的各式苦水和牢骚的草薙在客人中的评价相当不错。此刻这里没有第三个人见证老板和亲友这副OOC的样子,大概是对两人来说另一件不错的事情了吧。

 

 

  Fin

k
2016-05-04
评论
热度(5)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