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奶油,鸽子,盆栽

啊。好一场午间推理剧。

凶手仍然表情恍惚地瘫坐在地上,刚刚侦探右手食指的凌空一点看来威力不小。刚好在场的刑警和刚好在场的法医走动着提醒刚好在场的路人虽然解密时间已经结束,还是不要不小心破坏现场。

只有凶手、侦探和被害人不是刚好在场呢,因为是只有做了什么或者被做了什么才会坐上那个位置的关系。真是简单易懂啊。

还要再做笔录?刑警先生和那个眼镜仔不是已经问过了嘛~什么时候开饭啊肚子饿了啦~谁去厨房替凶手大厨准备晚餐啊~不,那个该叫做大厨凶手吧~他的奶油烤菜我很喜欢吃的说~交换着欠缺紧张感的对话,路人们退出了枕头隔着被子被插了匕首的客房。

房间充足真好啊,就算禁区增加也不会觉得出入不便。而且还有密道可以使用。还有比这个别墅更适合发生连续杀人事件的私有地吗?除非集合(潜在)犯人交流经验,否则那个答案是很难被找到的吧。

啪。

山田薰的思路被一声闷响打断了。她不快地从窗台往声源处望了一眼,然后产生了血液凝固的错觉。

不要啊,同为路人的情谊呢?说好了离开这里后介绍我加入侦探C幸存路人协会的吧!就这么不由分说地退会算什么,现在你给我的作入会邀请证明的名片还有效吗?薰在心中发出悲痛的呼喊。

前辈路人,不,是新晋被害人大仓浩以符合那个气派名字的姿态呈大字型仰躺在地。他的脸上写满惊愕,如同抗议着掉在头边恶作剧地被歪戴上的礼帽般的盆栽。一团绽放花朵般的香蕉皮在他从膝盖到脚尖的延长线上,黄与白的配色辉映着诉说血沫飞溅的暴风雨早已过去的明丽夕阳。现在看来这黄昏的景物本身就像是在提醒粗掉以轻心的羊羔们,血之祭典仍未结束。

“……我闻到了阴谋的气味。”

薰被近得出奇的低沉声音吓了一跳,她猛地回头,看见侦探C的红领结和眼镜镜片一同反光。外面鸽子群飞过,翅膀哗哗地震动空气,影子快速掠过大仓比起凄惨更多是滑稽的尸体。

这就是,第二场惨剧的开幕。

*没头没尾小段子

2016-07-10
评论
热度(2)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