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蜘蛛

硬盘考古的出土物,实际写出来都是5年前的事情了,那时真是好年轻(X)

 

 

  孤独的蜘蛛在檐角结网。有多久,只有自己和网……
  午后的阳光下酣眠,只有灰尘飘飞而过。
  久久地只有风扯破丝线,它吃掉它们,再吐出新的。

  这里没有镜子……它看不见自己。
  蜘蛛只见过撞上来的蝴蝶,理所当然地当它是同类。
  虽然它没有翅膀。
  风中传来诗人咏叹爱情的辞章……
  腹中仅余饥饿,蜘蛛爬向挣扎的蝴蝶。

  “原来,爱情就是吞噬的快感……”
  蜘蛛对着殉难者美丽的尸体,有些悲哀,有些释然。
  日复一日,残骸和残丝一起,跌落在灰尘中。

  有一天它望见同类,意识到爱情是独立吞噬之外的东西……
  它们只是凶暴地进攻,并不奉献爱意。
  族群中唯一温吞怯懦的异端,在沉思中被蚕食着过往。
  成为爱人和孩子的养料,是它唯一期盼的事情。

  “我终该如它们一般被爱所销蚀……
  “这样,就明白了完整的爱情。”
  但那是没能发生的事情。
  厌倦等待的蜘蛛继续迁徙,继续吞噬和被吞噬的幻想。

  故事结束,孩子的眼睫扑扇如翼。
  “那么,这是个预言么?还是寓言?
  “您是蜘蛛,还是蝴蝶?”

  诚恳的提问总让人难以拒绝。
  我想了想,决定先回答后一个问题。
  “我找不到镜子,可爱的孩子。找不到翅膀,也找不到丝线。
  “你能告诉我吗,我是谁?”


  Fin

2016-09-30
评论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