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试着改了《蝴蝶风暴》某一段的人称……

剧透出没注意。

试着把《蝴蝶风暴》第一部第六章某一段截出来,如内森和伊恩的人称换掉变成橘政宗和源稚女等等……

龙族三倒是也有角色将自己等人物化为武器,再惺惺相惜呢。阿里巴巴之夜,内森也对彭说“无论这次行动招致什么样的后果,都不是我们这些作为武器的人的责任”。

即便如此,能够写出“变成一件武器……对于军人而言总还是可耻的吧?”这种台词的时候,江南还自称只会写中国人和美国人呢。

然后其实并不知道银座夜生活到底是到几点就开始胡扯的我【


  “辉夜姬?你的接驳和信息通路还正常么?有什么问题么?”他这么说着环顾四周。

  一切正常,只是没有了辉夜姬的回答。

  他打开床头的...

镜照

架空,无超现实元素,角色死亡有,龙族一名场面捏他和部分原作关联描写及台词使用有。


       说陌生不算陌生,说熟悉不算熟悉,这样的眼睛。

  用初生牛犊不怕虎式的勇气努力伪装成冷硬和豪气来遮掩不安,而太富有挑衅意味。想来是转过人生某个岔路口还不久,逼人的青春几乎可以抵消掉一切停步的理由。走,向前走,不管前面是天堂还是地狱。

  在镜子里丢掉这么双眼睛,已经很多年了。

  

  趴在吧台一角的客人,轻微的鼾声中断了片刻。源稚生说:“路君,真巧。”

  “诶……真巧呢……”正遗憾着戏剧性场面在前却只能听不...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