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告解

*基于重刷连载版龙族三的突发短篇,宗教相关全是瞎哔哔,反正出场的就没真信徒应该大丈夫吧。改了改终于把最初就想写的小魔鬼塞进去了,真实感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老板娘向高天原店中众人描述对黑道之夜的规划之后、要求恺撒等人发出邀请短信之前,风间琉璃就已经主动表示愿意为人手不足的地方帮忙。

  明知对方书包里塞着锯管霰弹枪,知道诸多内幕大概也不是什么无害的文职人员,恺撒和楚子航还是不由投来怀疑的目光,大概已经准备好把剪纸P图之类的工作介绍过去了;路明非还随口说着怎么好让他这个客人跟着受累,老板娘已经毫不客套地一口答应,同时理所当然地挽住他一边手臂,看来是打算细致地夸...

璃非二十字微小说

13年考古物存档go on。如果不是为了存档好想修改。


Adventure(冒险)
“我相信你。” 

Angst(焦虑)
水漫过了头顶,路明非踹门的力道越来越小。

Crackfic(片段) 
他总想起曾以为走不完的,高天原的长廊。

Crime(背德)
他知道彼此都终将坠入不义的血海。

Crossover(混合同人)
“你不是皇也不是魔。” 
“所以作为人类活下去就够了。” 

Death(死亡) 
源稚女想那是那个男孩永远习惯不了的东西。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等会跳水的时候注意姿势……”
“没问题。”...

一堆没头没尾短梗

刨李嘉图·罂粟花·路踹点时顺手挖出的13年HC期沉淀物,基于连载版的某琉璃相关tb没有c若干。每一片段都是相互独立的坑里的but居然能连起来是怎样。


某跳海坑近结局的地方

“本来想瞒着你到最后的……放弃吧路君,你想要拯救的‘风间琉璃’这个人……根本不曾存在啊。”源稚女只是摇着头一步步后退,“你不认识真正的‘源稚女’才会说出这种话……请尽快离开这里吧,如果现在是‘风间琉璃’在这里,一定也是这样希望的……没有人会爱……‘源稚女’。”

男孩的头渐渐低了下去,尾音被吹散在风中。

“好啰嗦。”

“咦?”

“说什么蠢话啊,我管你叫什么...

深水

  摸鱼产物,希望这个月别再摸鱼多干正事。

  原作向,超俺得,大量私设和海量对话堆起来的沉闷物,建议搭配浓茶咖啡之类提神饮料食用。努力克制但最终黑泥泄漏有,下拉请三思。

  OOC注意。cp欺诈性开头注意,被骗的话就输了。

  

  

  3月,多摩川山区。

  

  “哥哥……?”

  源稚女看着前方模糊的人影,试探着叫道。

  恢复意识时四周没有交缠的白丝,没有人与直升机的残骸,没有蛋白质灼烧和血的臭味,没有……什么都没有。

  只有头顶投下的微光,脚下淡淡的青色光斑像是深海的场景。

  再乐观他也不会认为自己仍然停留在红井,正作为幸运的生还者四顾了,除非海啸的浪头...

Hymenopus coronatus

  内三家后裔的身份如此重要。

  风间琉璃在猛鬼众的簇拥中感受到的居然是无异于两年前那般,初到东京时,被蛇岐八家的知情人当作天降异宝,小心翼翼又欣喜若狂的对待。本已在数日盘桓后几近遗忘——兄长则是从留在东京开始受用至今吧?

  心有不轨者给予的优待,让人难以安心接受。即使其他人的笑容和泪水那么富有感染力,也直觉他们在欺诈这件事上比不得王将那几近浑然天成的段位,风间琉璃仍然把“逃离”这个念头放在一切之前。他一次次尝试杀死王将并逃走,时间间隔越来越长,计划愈发缜密,总是表现得更加乐于融入这个新的大家庭。接受一系列必要的训练,参与重大行动及其商讨,甚至包括亲手杀死失控的进化药试验体。而比起王将...

镜照

架空,无超现实元素,角色死亡有,龙族一名场面捏他和部分原作关联描写及台词使用有。


       说陌生不算陌生,说熟悉不算熟悉,这样的眼睛。

  用初生牛犊不怕虎式的勇气努力伪装成冷硬和豪气来遮掩不安,而太富有挑衅意味。想来是转过人生某个岔路口还不久,逼人的青春几乎可以抵消掉一切停步的理由。走,向前走,不管前面是天堂还是地狱。

  在镜子里丢掉这么双眼睛,已经很多年了。

  

  趴在吧台一角的客人,轻微的鼾声中断了片刻。源稚生说:“路君,真巧。”

  “诶……真巧呢……”正遗憾着戏剧性场面在前却只能听不...

还乡

       第二次独自返乡的路上。


  害羞怯懦的源稚女第二次离开故乡去到大城市时,虽然没有头一次那样正式的邀请,却得到了热烈更甚的欢迎。目的地却变成了大阪,说来大阪离他长大的小镇还更近一些,先前去过、心向往之的却是遥远的东京。

  只是大阪也好东京也好,最早其实都不是源稚女自己向往的地方,最重要的哥哥不就在身边吗。后来哥哥一个人去了东京……然后回来杀掉了自己。


  大阪是很美的城市,也跟东京一样有可怕的黑道。火拼、仇杀和形貌狰狞的死侍跟那噩梦般的三个月一样可怕,也许更可怕的是置身其中还能够如鱼得水的自己。所...

影葵

去年春的片段文,所以仍然使用源稚女人称并保留曾作为本家同时存在的三影皇之一受到期待的设定。


    新来的“鬼”仰面瘫在地上,伸开四肢大口喘着气。从放松下来的瞬间积累的疲惫和惊恐才真正爆发出来,汗液源源不断地从每一个毛孔渗出,像是要流干身体里所有的水分。明明是狼狈得让人不忍直视的状态,可这家伙居然还是笑着的,笑脸灿烂得像朵向日葵,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喜悦。

    像是终于寻到一星灯火的疲惫飞蛾。


    源稚女背靠着墙抱壁俯视着他,他总能从这些初来者脸上看到各

上杉兄妹连载到单行本的对比

希望能赶在土拨鼠创作手记的源兄弟部分公布打脸前写完。大概免不了变成黑泥泛滥物……有时间的话放个追加原作片段的版本?

主要是连载和单行本之间日本组三兄妹的区别。

首先说说绘梨衣……经过单行本三下出来之后路绘党浩浩荡荡的刷屏我也懒得再多此一举去说不知道多少人总结过的她的萌,追过连载的人大概都知道她最初是多酱油,海中一面之后再没跟明非见过面,照那个趋势下去土拨鼠绝无可能靠她把明非引到最终决战地去。照土拨鼠自己说的,那时她就是个没有性格的炮灰。

然后填坑进度来到单行本,土拨鼠的东爱情结突然井喷了。小姑娘的戏份萌度人气也跟着一路井喷,几个人还记得原本在暴雨之夜跟明非手拉手奔跑的是那个绝艳而心思诡秘...

落幕

照例的连载版设定旧文。写在二十八幕出现之前,照旧存档。


  “是落幕的时候了。”

  路鸣泽不见了踪影。最后一个从容的人终于离场,余下一地疮夷。

  

  加冕失败的皇跌落王座,夜蛾羽翼破碎,虚假的华彩再不能加诸其上。

  真的是虚假……么。

  

  路明非拉着源稚生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拖起来,让他靠着墙坐着。他不愿去想象这个男孩苏醒过来之后的样子,即使在昏迷中他的眉头依然紧皱着。他已经失去一切,只有沉重如山的责任仍旧如影随形。

  整个空间里只有源稚女紊乱的呼吸声,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近和面对那个已经不成人形的家伙。第一次“不要死”失去了意义,因为源稚女真的已经只剩...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