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标题什么的太麻烦了

废稿存档。

翻出了13年的散梗记录文档,cp感中途不知道跑去哪的赤黑文。

架空,记者桃井和作家(?)黑子不知道是采访还是叙旧的场景,篮球部变成戏剧社,相关知识=0所以认真把前后文补完的可能性也=0。

以上。


追寻一滴雨落下的轨迹,可以是非常有趣的事情。

当它来到你面前时已经是一条银亮的直线,不那么讲求精度的话,气流涌动、重力势能就足够打发一个转瞬即逝的好奇心,虽然不足以承担更多浪漫的想象,譬如它曾从云雀的翅羽毫尖滑过、此前在高空的低温中凝结成的冰珠的结晶形状还有曾经无规律浮动的姿态。

平凡无奇的景色会在善感之心中变为最轻盈的秘密。同样的,惊心动魄或是满载当事人激烈感情的故事,在...

从去年10月画过之后到1月中间又修改过几次的鼠绘。

……目测以后都不会有这种耐心慢慢涂了呢→ →

彩铅,性转的小赤司和黛前辈。

……话是这么说,前辈那张哪里看得出来“彩”哦,洛山的制服配色真是朴素呢= =

新增一只小黑子(仍然性转),旁边原本其实还有画毁了的花宫前辈和黛前辈(也都是性转)什么的我会说吗……这种三人女子团体出道结果单飞之后只有一个在艺能界存活下来一样的微妙感是怎样【喂

无题

  黛+赤司,前辈同人大手设定,平日透明背景君但是脑内宅术语构建的洛山日常也可以有呢!当然前辈他大概……不会是腐男= =    

       写这玩意时还是去年十一月的样子……所以后来算是被原作打过脸了喵?

  

  “洛山高中,篮球部首发的位置和同人界第一大手的地位,选一个吧千寻。”

  

  银发少年的十指僵在了键盘上方,刚刚还活力百分百的妄想电波也无法继续将他庇佑在美好的二次元世界了。洛山高中图书馆的冷气很足,拿来作Boss降临的背景再合衬不过。篮球部的一年...

透明

发生过谜之撞梗的黄黑小段子。


“小黑子一直这么透明下去的话,我有很担心的事情呢。”

阳光透过纸门照进来,已经是明亮的早晨了。

……是二年级暑假的合宿时的小插曲。某天醒来望着陌生的天花板才记起此刻是身在山中旅馆而非自己家中,轻轻转动着脖子确认睡相糟糕的自己有没有无意识作出什么失礼的举动时,突然听到室友的声音。黑子翻了个身,发现对方也正往这边看着。

“即使有一天作为半透明的幽灵来道别,我也意识不到事情多严重吧?小黑子你的话,一定会把话说得轻描淡写的。而如果别人的幽灵形态是半透明,而小黑子是全透明,岂不是连好好道别的可能性都没有了……我一定会有很多话来不及说,那样太难过了啊。”

“黄濑...

尾行人家的约会是不好的

黄黑桃夹心……?


“没有什么效果呢,黄濑君。”

虽然平时就表情淡漠行踪成谜,今天透明少年身上表现出的沮丧气场还是罕见而令人惊异,到了所过之处人们莫名其妙地脊背发凉的地步——不知为何,只有存在感还是一样稀薄啊。

在对方回程的路上两人只是碰巧遇见——至少在没有被告知的那个突然发言者看来应该是这样的,但是作为偶遇的问候语是不是有些奇怪呢?没顾得上思考这样的事情,被怀疑了对服装的品味的小模特皱了皱眉。

“明明那么帅气的嘛……怎么了小黑子?约会不顺利吗,今天格外地没有精神呢……呜!不要专门躲开啦!”

“按照黄濑君的建议挑了色彩搭配强烈的衣服,”无视维持着大张双臂的姿势悲伤抽泣的活宝,黑子哲...

搭讪练习

*今花


    洒满阳光的公园长椅上,身着国中制服的少年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安静阅读的样子如同天成的美好画卷,仿佛时间静止,令人不由追想自己已然或终将逝去的少年时光。


    不过说起时间静止……除了不时眨眨眼睛,少年已经维持这姿势一动不动很久了呢,中间连翻动书页的动作都没有过。

    这当然不是没有原因的。


    “今吉前辈好讨厌……真是的,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嘛……”←平静外表下不可告人的脑内死循环...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