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告解

*基于重刷连载版龙族三的突发短篇,宗教相关全是瞎哔哔,反正出场的就没真信徒应该大丈夫吧。改了改终于把最初就想写的小魔鬼塞进去了,真实感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老板娘向高天原店中众人描述对黑道之夜的规划之后、要求恺撒等人发出邀请短信之前,风间琉璃就已经主动表示愿意为人手不足的地方帮忙。

  明知对方书包里塞着锯管霰弹枪,知道诸多内幕大概也不是什么无害的文职人员,恺撒和楚子航还是不由投来怀疑的目光,大概已经准备好把剪纸P图之类的工作介绍过去了;路明非还随口说着怎么好让他这个客人跟着受累,老板娘已经毫不客套地一口答应,同时理所当然地挽住他一边手臂,看来是打算细致地夸...

13年存档go on。存档目的都不能阻止修改的手,原图铅稿拍得糊成doge就不贴上来了,五官尽量还原成原图状态不过100%还原是做不到的,也画不来山口百惠的神韵= = 站在雨中那张杂志插图的伞透视麻吉谜,不过那是最心水的他的原作插图所以也照着画过来了。浴衣的结构找了各种图解也还是抓不好这个姿势该是什么形态,反正大胆改吧(X)

“我回来了”,感觉像是会说这类的台词。

璃非二十字微小说

13年考古物存档go on。如果不是为了存档好想修改。


Adventure(冒险)
“我相信你。” 

Angst(焦虑)
水漫过了头顶,路明非踹门的力道越来越小。

Crackfic(片段) 
他总想起曾以为走不完的,高天原的长廊。

Crime(背德)
他知道彼此都终将坠入不义的血海。

Crossover(混合同人)
“你不是皇也不是魔。” 
“所以作为人类活下去就够了。” 

Death(死亡) 
源稚女想那是那个男孩永远习惯不了的东西。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等会跳水的时候注意姿势……”
“没问题。”...

龙族中妹子们的单恋和便当

  搞了个龙族中妹子们的便当列表,到龙族五网络版80章连载为止,按内容发表顺序排列。都是有现在时描写的,EVA、诺诺母亲等领回忆杀便当的除外,小暮矢吹樱这种对方事后才后悔的也算成单箭头。这么看死侍妹子和“鬼”没出现真实姓名又出场在昂热的回忆杀,画风不太对头……但是外传主体就是回忆杀所以应该大丈夫吧OTZ。另外追加了龙族三连载版便当的樱井七海,姑且算是双箭头,总不好单列一个多箭头【

  按相关内容发表时间排列(没记错的话哀悼之翼是在龙族一和龙族二之间)有酒德亚纪、塞尔玛、鬼、无名死侍、夏弥/耶梦加得、樱井七海(连载版)、麻生真、樱井小暮、矢吹樱、上杉绘梨衣、苏茜,总共11个妹子。


  前...

花道理论衍生

龙族五小魔鬼身上也终于插上小旗了,而且新更新里他越来越不魔鬼了……真忧伤啊

从硬盘挖出的13年基于龙族三连载版三十一幕的脑补沉淀物,全程明非鸣泽对话,那时就想就这一点踹Ricardo.M.罂粟TX很久了【你谁 


“哥哥你知道的吧,所谓心很小呢,就是说只装得下那么几个人给的温暖,觉得连他们也要离你而去的时候,别的再多人再努力想焐热你的心都只能不得其门而入。这时你就能洒脱地拍拍屁股说这冰冷无情的世界丝毫不需要我珍惜了。所以要让你这种人绝望真的再容易不过,”路鸣泽似笑非笑,“就像源稚女那个蠢货。”

“听你这么说好像我真的很蠢,还渣得该……好吧我就是很蠢...

一堆没头没尾短梗

刨李嘉图·罂粟花·路踹点时顺手挖出的13年HC期沉淀物,基于连载版的某琉璃相关tb没有c若干。每一片段都是相互独立的坑里的but居然能连起来是怎样。


某跳海坑近结局的地方

“本来想瞒着你到最后的……放弃吧路君,你想要拯救的‘风间琉璃’这个人……根本不曾存在啊。”源稚女只是摇着头一步步后退,“你不认识真正的‘源稚女’才会说出这种话……请尽快离开这里吧,如果现在是‘风间琉璃’在这里,一定也是这样希望的……没有人会爱……‘源稚女’。”

男孩的头渐渐低了下去,尾音被吹散在风中。

“好啰嗦。”

“咦?”

“说什么蠢话啊,我管你叫什么...

深水

  摸鱼产物,希望这个月别再摸鱼多干正事。

  原作向,超俺得,大量私设和海量对话堆起来的沉闷物,建议搭配浓茶咖啡之类提神饮料食用。努力克制但最终黑泥泄漏有,下拉请三思。

  OOC注意。cp欺诈性开头注意,被骗的话就输了。

  

  

  3月,多摩川山区。

  

  “哥哥……?”

  源稚女看着前方模糊的人影,试探着叫道。

  恢复意识时四周没有交缠的白丝,没有人与直升机的残骸,没有蛋白质灼烧和血的臭味,没有……什么都没有。

  只有头顶投下的微光,脚下淡淡的青色光斑像是深海的场景。

  再乐观他也不会认为自己仍然停留在红井,正作为幸运的生还者四顾了,除非海啸的浪头...

袖手的Boy meets girl

标题捏他有。
 短梗,琉璃视角的,东京爱情故事。当然不是他的爱情故事,不过一阵心有戚戚。
 原作向于是对绘梨衣的感情嘛……


       ——无需祝福。她的那些幸福从来不需要他来祝福。


        即使开始使用风间琉璃那个名字之后,那个诸多不同的人格也没有喜欢过玩游戏机。掌握要领并不困难,纯粹不合口味而已。原本的源稚女文静得像一株水草,真正热衷的爱好都不太像这个年纪的男孩应该有的。 
  ...

蛋糕

    玻璃橱窗上映着满街的光色。

    路明非停在这样一块玻璃前,慢慢地靠近。自己的影子便在其上放大,几秒的工夫就变得等身,一个斑斓华彩流溢中静默的黑影。而如果他仍然保持面向玻璃的姿势后退,一直退到路灯下,就会看到暗沉沉的影子也稍微明亮起来,如人群中任何一个独行或结了伴的单元。

    本来这个圣诞节也是有人结伴的……从教堂出来没多久,芬格尔就说着“听说这边地铁通道里吉他弹唱的妹子很正耶”跑走了,路明非目送他的背影和那个远得难以分辨的地铁入口,想吐槽这是什么样的视力。...

Hymenopus coronatus

  内三家后裔的身份如此重要。

  风间琉璃在猛鬼众的簇拥中感受到的居然是无异于两年前那般,初到东京时,被蛇岐八家的知情人当作天降异宝,小心翼翼又欣喜若狂的对待。本已在数日盘桓后几近遗忘——兄长则是从留在东京开始受用至今吧?

  心有不轨者给予的优待,让人难以安心接受。即使其他人的笑容和泪水那么富有感染力,也直觉他们在欺诈这件事上比不得王将那几近浑然天成的段位,风间琉璃仍然把“逃离”这个念头放在一切之前。他一次次尝试杀死王将并逃走,时间间隔越来越长,计划愈发缜密,总是表现得更加乐于融入这个新的大家庭。接受一系列必要的训练,参与重大行动及其商讨,甚至包括亲手杀死失控的进化药试验体。而比起王将...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