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存档处|修改狂|黑泥泄漏有,爱看看不看遁|交流欲≈0的坑中咸鱼,想不咸鱼地填土

空月白华——黑鸟院夜半的月之情结

既然是中秋节就写点关于月亮的话题,关于已成时泪的《闪灵二人组》。漫画版剧透大量。


【姓名】黒鸟院夜半(こくちょういん よはん)

【年龄】18

【星座】新山羊座

【身高】162cm

【体重】60kg

【生日】2月16日

【能力】千羽黒鹤の舞



       黑鸟院夜半的人生按照陈规陋俗开始。光鲜优雅的古流派名门,有着藏于暗处,用途在于向其倾倒血腥与污秽的隐秘家臣。这一夜盛大的满月与撕裂天空般的闪电同辉,月过天心时,风鸟院主家众人期待的婴孩落地,没有惯例的啼哭声。

       新生儿好奇地转盼,辨认父母和自己未来的家臣……早早睁开的双眼其一,有着令人不安的十字之纹。族中古早的轶事,同样特征的孩子天赋异禀,在比试中差点杀死有着继承权的嫡子,没有人知道这是故意还是意外,总之为此他被关进监牢,孤独地发狂而死。又一个有能力威胁嫡子的麻烦。

    “让他入鬼籍吧!”怀抱过早开口呼唤父母的次子,宗主利落地宣告,并不比手下的暗杀者家族对婴儿展现更多慈爱。母亲求情把孩子送去“‘令人害怕的宿命’可以在那里发挥功效”的里风鸟院家,优雅天鹅在污泥浊水中努力翻动的脚掌,有戕害白昼出生的婴儿的传统。新家庭的姐姐黑鸟院舞矢只比夜半早出生一天,作为双胞胎中不幸晚在日出后才出生的那个,在土堆下啼哭不止。本该令其速死和闭嘴的一箭被风吹偏,射死了早出生在夜间的姐姐,她这才有了被养活的机会。黑鸟院家对白昼怀着怎样的感情呢?次日被抱来的夜半将带着他们抢回走在阳光下的权力。

       藏起离别之苦的母亲再次怀抱次子是在七年后的大火中,被冠以黑鸟院之姓的夜半等不及长大成人就带着新家庭的人们回来下克上。“母亲大人,希望您别误会…这并不是复仇那种愚蠢的行为。而是因为立于古流术派百家之顶点而享尽荣华富贵的风鸟院,必须为长久以来所背负的业障做个偿还的时刻来临了。”“这不是你的真心话。你真正的愿望…到底是什么?”“请您…做个选择吧。要‘爱我’?还是要面对‘死亡’…”

       而此时月满之夜尚未结束。偷偷被抱走的夜半听到背后的对话,同样年幼的长兄已经无奈但迅速地接受了“死胎”这种解释。伴随人生头十八年的“饥渴”开始——“当我看到这个世界变成月亮那样冰冷的石块之后,我也会让自己永眠…自从我在那个不可思议的夜晚生下来之后,我就一直怀着这个梦想。”这时候的宗家还没有人知道,他眼中不详的刻印是洞见世界的奥秘的见证,以此可以得到力量以便击败所有竞争者,抵达足以改变世界的巴比伦塔之顶……这算个科幻还是奇幻故事呢?他背负的宿命和目标,本就不该只是一个古老家族的继承权这么简单。

     “只要能让这个世界…变得像月亮就好了。”黑鸟院夜半如此解释找魔鬼作盟友,积极活动寻求至高权限的目的。是否是承袭自父亲的冷漠呢?终于没能化作席卷一切的荒芜月光。曾经渴求亲情,得不到的话就展开月面化计划,达成之前被憎恨就好了;被长兄许诺实现愿望,又简化成一句“那就杀了我吧”,一人的死寂实现起来比一世界的简单快捷之故?

       长兄风鸟院花月习自宗家的秘传极致杀招“空月”,也不过是一轮人造的虚无之月。真空、饥渴,用牺牲者四溢的血肉填满……不出意料地堂皇森冷。两轮虚无之月相撞,毁掉一方或者双方就是被期待的和平结果?早早成功抹杀原本的风鸟院宗家的夜半也从来没能填满饥渴,眼底始终残留失眠的青黑。他日复一日地折出纸鹤,没人在意这是不是某种祈愿?也许只为今日染满鲜血。

       最后曲折地达成的和解,当然不是依靠空月。母亲早早埋藏的契机,在身后第十一年被长兄花月回想起来。被托付风鸟院之名的夜半安下心继续担任宗主,花月也不再怀着仇恨担心被人追杀。继续各自选择和经营的人生!想来下一次仰望满月的夜半,想象的不再是冰冷和荒芜而是不分遐迩、同存温情的目光吧?



       Fin

评论
热度(4)
© 葵月 | Powered by LOFTER